城记四:一个傻逼,又一个傻逼

我住在燕郊这座城里已经七年了。要说明白点什么,那就是我终于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傻逼。

以前看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里面说到,气候热的地方,盛行专制。温和的地区,则是自由主义的天堂。孟德斯鸠的意思,现在来说,叫做“地理环境决定论”,人成为什么样的人,除了爹妈的因素外,最重要的是地理环境、自然环境的[……]

继续阅读

鲁迅先生论奴才

《南腔北调集·漫与》

一个活人,当然是总想活下去的,就是真正老牌的奴隶,也还在打熬着要活下去。然而自己明知道是奴隶,打熬着,并且不平着,挣扎着,一面“意图”挣脱以至实行挣脱的,即使暂时失败,还是套上了镣铐罢,他却不过是单单的奴隶。如果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抚摩,陶醉,那可简直是万劫不[……]

继续阅读

子产毁乡校

《子产毁乡校》的故事,出现在《右传·襄公三十一年》。这个故事中的主人公子产,是春秋时郑国的国卿,掌握着行政大权。他同时还是郑穆公的孙子,属于根正苗红的三代。

子产当政后,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比如承认私田,并征收田赋。当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土地都是公有的,这个公有,并不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