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革命七十年,中研院院士为你梳理中共的历史

毛泽东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其实,十月革命在1917年发生后,苏俄红军一直在欧美列强的环攻之下,自顾不暇,更别说是越过欧亚边界的乌拉尔山东进了。不过,十月革命的消息难以彻底封锁,不久便点点滴滴传抵了中国沿海大城市。有一些中国知识分子认为是新世纪来临的证据,为之热烈欢呼。但是欢呼的声音仍不够响亮,很快便为知识分子对欧美盟国的热望所淹没;一直要到1919年5月4日北京天安门前发生爱国示威,部分中国新知识分子的思潮中,出现了向社会主义转向的大变化以后,十月革命纔得到真正的重视。

中国最早讴歌十月革命是新时代来临的象徵者,并不是中共奉为党创始人的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李大钊,而是上海无政府主义者办的《劳动》杂志。李大钊虽然讴歌「布尔雪维克主义」胜利,但从他讴歌「庶民」胜利的文章看来,他固然不是严格意义下的无政府主义者,却也明显带有无政府主义的色彩。这些无政府主义知识分子楬橥反专制、反权威、反阶级的旗帜,戴著无政府主义的有色眼镜来观察俄国的变局,所以像无政府主义大师克鲁泡特金一样,认为十月革命只是反对专制独裁、废除私有财产、反对战争和取缔宗教。当他们发现十月革命并不是想像那样美好,不仅镇压俄国的无政府主义者,甚至连专程从法国返回莫斯科共体时艰的克鲁泡特金也不放过时,皤然改易,又群起批评十月革命中的阶级斗争,甚至痛斥苏联共党是「食人」的「强盗主义者」。然而,其中也有极少数人,走向相反的一条道路。他们像李大钊一样,认为革命镇压乃是实现无政府主义理想的必要过程,因此回过头来批评无政府主义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指责不切实际。无政府主义分子,不论是坚持无政府主义的原旨,或是转向马克思列宁主义,都不断报导和讨论十月革命的发展,一方面反映新文化运动中知识分子渴望社会革命的求变心理,另一方面则增进了中国知识分子对马克思主义的兴趣和理解。

当时的北洋政府封锁有关苏联的消息,不让中国知识分子对十月革命有可靠的直接讯息。有关苏联的片断新闻,几乎完全来自仇视十月革命的西方国家和北京政府,给人的印象是残酷的阶级斗争和血腥的暴力革命。所以五四的新知识分子虽然开始注意到十月革命和马克思主义,但羡慕的眼光仍然集中于欧美先进国家。即使认为社会主义是世界未来的潮流,心仪的社会主义也仍然是欧美国家流行的改革型社会主义,而非苏联革命型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欢呼十月革命的无政府主义者毕竟是极少数人,可是连这些持肯定态度的知识分子也没有一个人想到要实际去学习俄共经验,组织相同的革命政党,并从而以阶级斗争的暴力方式推翻北京现有的政权。

本书地址:《中国共产革命七十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