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日本的启蒙者:福泽谕吉(附台版《福泽谕吉自传》电子书下载)

福泽谕吉是开启日本明治维新的启蒙大师,也是积极推动日本“脱亚入欧”的人物,对现代日本的思想产生了莫大的影响。日本万元纸币上的人物,就是福泽谕吉。

《福泽谕吉自传》是福泽谕吉根据自己口述的速记稿加工整理而成,反映了他一生的经历和思想变化,被日本列为国民必读书目,也是日本自传文学中的经典之作。

关于福泽谕吉的“脱亚”思想,现在有的人说是军国主义的源头,实在不敢苟同。在当时的日本,本来就有儒学和兰学(西学)的斗争,而儒学的僵化、一味地排外、漏洞百出,实在不能得日本年青人的欢心。而兰学首先在医学上证明了自己的正确和中国文化的错误,这就吸引了日本人不断地探寻西学,直到发现一个新天地。而福泽氏脱亚的思想,就是这样一个背景。

当然向西方学习,在当时的日本也是有很大的阻力的。一个最大的阻力就是所谓的“攘夷派”,他们视西方为洪水猛兽。但也是这些人,因为幕府与西方的交往,开始反对幕府,反而间接促进了幕府的垮台。

如前所述,井伊直弼已遭暗杀身亡。文久二年(一八六二)一月十五日,幕府大臣安藤信正于阪下门外遭水户浪人袭击受伤。据说凶手之一逃到长州藩的江户行馆,当时我才留意到,原来长州藩也加入了攘夷派。总之,日本国内攘夷风气如日中天,已经不可遏止。

然而对我而言,攘夷论只是别人家的事,我本身不觉得有危险。我在大阪的学堂时,不可能被暗杀;在江户时,我也自认为没有敌人,因此不觉得可怕。然而此次从欧洲归来,情形已完全改观。与外国做贸易的商人为了自身安全起见,甚至关起门来。浪人充斥街头,他们住在何处、从事什么工作都无法得知,只见他们在街头四处闲逛。连与外国贸易的商人都关起门来,何况读外国书喜欢谈论欧洲文物制度的人,在攘夷论者的心目中,等于欺瞒世人的卖国贼,因此这些浪人的矛头指向洋学者。

我们又没犯什么罪,真是无辜。我们要退缩到何种地步才能消除他们的仇恨呢?我想不管如何退避都无法让他们满足。最后只好丢弃洋书,与他们一起高唱攘夷论,向他们低头道歉,他们才会原谅我们吧。这种事我们当然做不到。

我们若是我行我素,浪人便对我们越加施压。有一个受聘于幕府的翻译官名叫手冢律藏,他到长州藩的江户行馆,无意中提到外国的事物,结果行馆中的年轻武士拔起刀来想杀他,手冢飞也似地逃之夭夭。然而年轻武士仍不放过他,拿着武士刀在后面追赶。手冢被逼得走投无路,尽管当时天气严寒,也只好跳进日比谷附近的江户城外层护城河,终幸免于难。

下载:《福泽谕吉自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