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版,當上帝踩到狗屎:人類世界三千年來的髒話文化史mobi,azw3格式

當上帝踩到狗屎:人類世界三千年來的髒話文化史mobi,azw3格式。很有意思的一本书。还有,作为一部研究脏话的书,书中有很多脏话也是很自然的。。。。。。

《當上帝踩到狗屎》是一部用英語咒罵的歷史。這本書將從一座公共建築上寫滿塗鴉的地方說起,上頭寫著「讀這行字的你是個死玻璃(faggot)」。這裡最受歡迎的演藝人員是嘴巴最髒的人,在每個街角都能聽到生動到連情感不甚敏銳的人都會被冒犯的髒話。這裡不是紐約,而是兩千年前的羅馬。我們將從古拉丁文說起,因為羅馬人對於穢語(obscenitas)的觀念,會影響到我們的穢語概念發展,除了共和政體、儒略曆(Julian calendar)及眾多文學經典,羅馬人也為我們提供了一套使用穢語的模式。不過,羅馬人的性欲基模(sexual schema)和我們大不相同,這導致羅馬人和我們的穢語有著耐人尋味的差異,如同本書第一章內容所述。相應而言,聖經則賦予我們神聖的領域,以及一套賭咒發誓的模式。這樣的賭咒發誓對天主至關重要,因為天主一再要求信徒向祂起誓,而且只能向祂起誓。在舊約聖經中,天主為了其至高地位而與近東地區的其他神祇爭戰,祂所運用的最強大武器之一便是賭咒發誓。

中世紀(一段漫長歲月,大約從西元四七○到一五○○年)處在神聖領域的牢牢掌控之下。儘管中世紀的英格蘭人運用了大量在我們今天聽來震驚和冒犯的詞彙,但他們對狗屎的領域卻不感興趣。賭咒發誓反倒是最能擦槍走火的語言,也就是真正的穢語,人們認為它足以損害天主的名譽,甚至實際上攻擊了耶穌。到了文藝復興時期(約西元一五○○至一六六○年),神聖與狗屎兩個領域更趨近平衡。基督新教興起,它對人類與上帝關係定義的改變,以及「禮貌」愈顯重要,都為穢語的發展創造了條件,而這正是與「合宜」、「禮貌」的行為定義相反的一種事物。十八和十九世紀則是狗屎取得優勢的時期,也就是我們今天認可為發展成熟的穢語。穢語在這個崇尚婉曲語(euphemism)的時代,可說是擁有了最強大的震驚及冒犯力量,此時就連腿(leg)和褲子(trousers)之類的詞彙,都會被認為太過丟人和下流。但如今世事難料,穢語和誓言都盛行於大眾論述中,隨時在電視、網際網路或政治辯論上都能清楚看到。

淫穢字眼也同樣在羅馬人的咒罵中參了一腳。如今,咒罵通常是指淫穢語言(《紐約時報》最近提問:政府仍然有「充分理由管制廣播電視上的咒罵與裸露嗎?」)。但詛咒原先的定義狹窄許多,指的是期望某人遭遇不幸,並呼召神明降禍的語言。在英文中,我們最熟悉的詛咒是像「(願)天殺了你(去你的)!」([May] God damn you!)和「下地獄去!」(Go to hell!)幹之類的詞算是寬泛定義的詛咒,可是「幹你的!」(Fuck you!)在狹義上也可以被看成詛咒。據說連尼.布魯斯提過,用這種方式罵人沒什麼意義:「你能對別人說的最難聽的話是什麼?『幹你的,先生。』這真奇怪,因為我要是真想傷害你的話,我應該說『不幹你,先生』(Unfuck you, Mister!),因為『幹你的』太美好了!」何必期望自己要口頭侮辱的對象爽到什麼?有些理論認為,「幹你的!」等同於「幹你自己吧!」(Go fuck yourself!)這種行為的不可能實現提供了侮辱的條件。性交需要兩個人,自慰沒那麼有趣─就是這樣!其他理論則主張這句話是威脅:「(我要)幹你!」是我們的語言對於irrumabo vos的同義語。但把這句話看成一個詛咒公式似乎最為合理:幹就只是取代了「去你的!」的「去」,一個與身體相關的強烈禁忌字眼,替代了微弱的宗教禁忌字眼,好讓詛咒維持衝擊力道。

羅馬人的詛咒則更為繁複、更具儀式性。註102它們被刻在薄薄的鉛片和錫片上,緊密包裹起來,以釘子戳穿,投入井中或墓穴,好讓這些訴求被它們所乞靈的冥界之神聽見。它們被稱為綑綁咒語(defixiones),因為它們理當限制或綑綁咒語所提及的對象。一個典型的範例來自羅馬附近出土的一塊咒語板:

尼康的兒子/奴隸馬爾奇歐:他的雙眼、雙手、手指、手臂、指甲、頭髮、頭、腳、大腿、肚子、屁股、肚臍、胸膛、乳頭、頸子、嘴巴、臉頰、牙齒、嘴脣、下巴、眼睛、額頭、睫毛、肩胛、肩膀、肌肉、臟腑、骨髓、雞巴、腿、生意、收入、健康,我都要在這塊板子上詛咒(deficio,「綑綁」)。

不管馬爾奇歐做過什麼,都讓某人勃然大怒。綑綁乍看之下似乎是個用以詛咒的無力動詞,但背後的觀念在於,如此這般的限制能令其拘束的事物無力。角鬥士和御車人(charioteer)、竊賊,以及兩性的不忠伴侶,是綑綁咒語經常鎖定的對象。註104在馬爾奇歐的咒語板背面,是另一句針對娼妓「盧法」(Rufa Publica。「公用女性」即妓女之意)的詛咒,以同樣方式綑綁她的身體部位,包括奶頭(mamillae)和屄。或許盧法和馬爾奇歐正在偷情,而她戴了綠帽的情人詛咒他們兩人。或者施咒者就只是想省錢,而用同一塊咒語板滿足兩段不相干的怨恨。不管怎麼說,淫穢字眼在綑綁咒語裡的運用,似乎對於詛咒生效都沒有特殊意義。雞巴這樣的字眼被用上,只是做為最直接描述事物的「自己的聲音」,和牙齒(dentes)或腳(pedes)同樣。但詛咒的概念卻與淫穢密切相關。綑綁咒語就像某些羅馬穢語一樣,是一種宗教語言─它們呼求神明實現施咒者的願望。在現代英文中,咒罵多半失去了宗教意涵,其意義也轉變為指涉身體部位及動作的禁忌字眼,後者也曾是拉丁文咒罵的特徵之一,但絕非其精髓。

下载:《當上帝踩到狗屎:人類世界三千年來的髒話文化史mobi,azw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