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真实mobi,azw3

消失的真实(知名学者、思想家金观涛新作。直面现代危机,剖解思想困境,拨开认知迷雾,重建真实心灵。)
消失的真实(知名学者、思想家金观涛新作。直面现代危机,剖解思想困境,拨开认知迷雾,重建真实心灵。)

消失的真实mobi,azw3电子书。知名学者、思想家金观涛新作。直面现代危机,剖解思想困境,拨开认知迷雾,重建真实心灵。近年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世界越发动荡,区域冲突加剧,经济萎靡不振,迷茫与失序感充斥于公众情绪中。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急需寻找出口,以致许多人似乎忘记了战争的教训,心态倒退回19世纪,变为民族主义和反全球化的拥趸。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本书提出了“真实性哲学”的概念,详细剖解了20世纪的三场革命——全球化的兴起、科学革命、哲学的语言学转向,尝试从历史的角度分析技术发达的现代社会如何陷入了今天的困境,探索现代社会中科学和人文分离的本质。

哲学的转向

真实性是一切价值的基础。对于今天任何一个“生活在当下”的人,理智和常识都告诉他,唯有科学才是真实的。我们必须在科学之上追求其他价值、寻找生命的意义。心理学作为一门和人文存在交叉的科学门类,最先意识到这一点。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心理学家维克多·弗兰克就指出,人们出现各种心理困扰,背后都源于他们失去了意义和价值感。他将个人追求(个体存在之)意义的意志遭遇挫折定义为一种“存在的挫折”,[10]并发现在自己的欧洲学生中,25%的人多少都有存在之虚无的症状;在他的美国学生中,这个数字则是60% 。[11]在此基础上,弗兰克提出了“意义治疗”的心理疗法,即引导就诊者寻找和发现生命的意义。[12]显而易见,心理学作为科学的一个门类,无法承担这一任务。

近几十年来,随着宇宙学和生命科学的大发展,特别是人工智能的兴起,寻找生命的意义开始寄托在这些新兴学科之上。正因如此,多重宇宙的假说、我们生活在高等文明设置的虚拟世界中的想象,吸引了社会前所未有的注意力。在很多人心目中,医学的目的不仅是治病救人,还在于克服老化以无限期地延长生命。原先由宗教和各种终极关怀规定的人生意义,都落到科学肩上,科学乌托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大。然而,虽然现代科学技术极大地改善了“人的条件”,扩大了个人争取自主的能力,但科学从来不是个人自主这一现代核心价值的基础。当个人自主能力逐渐丧失时,本来由宗教等传统提供的生命意义,更不可能通过科学获得。对生命而言,唯一能产生意义的是科学研究本身,而不是建立在科学之上的其他东西。

其实,分析意义丧失的根源以及寻找意义一直是哲学的任务。早在20世纪初,埃德蒙德·胡塞尔在提出现象学以寻找现代哲学发展之路时,已经感觉到了自然科学的数学化与意义丧失之间存在某种联系。他认为,人们运用字母、连接符号和关系符号(如+、×、=等),按照它们进行组合的游戏规则进行运算,但赋予这一技术操作程序的原初思维被排除在外。正因如此,科学从生活世界中被抽离出来,生活的意义被抽空。[13]为了克服意义的丧失,他提出的方案是悬置一切客观的科学,不仅包括科学本身,还包括任何对科学的认识、批判和理念,[14]并转向对意识世界中的现象的研究和反思。在某种意义上,胡塞尔提出现象学是想把哲学引向意义的研究,用哲学思考来克服把一切真实性都建立在科学之上带来的意义之虚妄。

……

真实性哲学的十字路口

数学真实第一次被等同于科学经验真实时,因当时的科学经验真实是亚里士多德的分类树,亚里士多德学说保持着真善美的统一,真实的心灵没有丧失。数学真实第二次被等同于科学经验真实的时候,情况就不同了,其与现代社会的形成以及现代科学的建立同步。当客观存在的科学经验真实被等同于科学真实时,客观实在论从此成为科学的代名词。

这种真实观对人类心灵的束缚极其强大,以至碰到真实心灵丧失时,我们束手无策。但科学真实和数学符号真实同构,而不是等同于某一时代的科学经验真实,这一点迟早会在科学的进步中表现出来。换言之,当科学进一步往前发展时,它必定要和当时公认的科学经验真实分离,沿着数学真实新的展开方向前进。这在历史上表现为《几何原本》对新科学形成的示范作用。在新的科学经验真实观(客观实在论)深入人心后,这种示范作用变得相当困难,甚至在表面上都不再可能了。

为什么?因为自从牛顿把新的公理加入《几何原本》建立经典力学以来,各门新学科的建立,都需要立足于自明的公理之上,数学真实再也不可能凝聚在某个文本之中了。现代科学在各个领域确立后,在新的科学经验真实巨大的分类树中,我们能将它们表达为图2—1的分形。然而,分形之出现一定需要某种相同方法的反复运用,它实际上是蕴藏在《几何原本》中的公理化方法,但这种深层结构毕竟是不易被发现的。《几何原本》的示范作用在18世纪之后逐渐被遗忘。

在某种意义上,这种遗忘是不可避免的。在牛顿力学的建立过程中,无论是牛顿发现三定律的过程,还是变化率的发明及整个理论推演方式,都是几何式的,从中明显可见《几何原本》的示范作用。但在达尔文提出进化论的过程中,《几何原本》的示范作用已不明显了。其他学科的建立更是如此。不仅是新概念层出不穷的数学和《几何原本》的关系越来越远,数学真实的示范亦很难被发现。我称之为“大道之隐”。正因如此,19世纪以来的科学发展中,数学一直游离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它只有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像原子弹爆炸那样产生全新的影响,但人们看到的往往只是该学科本身,而不是其背后的数学真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