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mobi,azw3

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思
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思

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思.二十四篇時間跨度逾十年、交錯在衣索比亞與加拿大急診室的故事,人道救援醫師以行醫札記,向急診室的悲歡、貧病、絕望與希望,深深致意。

生死的高牆、急診體系的困境、大環境的挑戰,與醫療現場甘苦──在本書中,都要帶領我們探索急救醫學的真諦,以及人類精神的韌性。在不時近距離凝望死亡的醫師眼中,生命會是何種樣貌?固定設於一樓的急診室又能帶來什麼樣的啟示?

呼吸道 Airway

我們被推入光線、肺部吸飽潮溼的空氣,喊出「好冷!」的那一刻起,這身體就只屬於我們自己,包括美麗的眼睛與緊握的手。身體靠著呼吸道,把我們連結到未來。

若把手指從嘴唇開始往下探,經過柔軟的下巴下方繼續往下,就會在脖子中間摸到堅硬隆起的骨頭。這裡就是你的上呼吸道,也就是畢魯克與蘇菲亞摸索的地方。我認為,這是身體最重要的部分。如果這地方沒打開,就不會有呼吸,你只能試著呼吸。

小時候,祖父曾教我如何在斜靠於樹幹的棍子上,掛鬆鬆的陷阱,讓松鼠跑進陷阱的環。松鼠會掙扎,導致陷阱緊縮,而牠們與能呼吸的世界之間的通道也跟著緊縮。弟弟與我會在早上去收集獵到松鼠,那時,僵硬的松鼠就吊在套索上。

松鼠皮毛剝下後可賣一兩塊錢。我從來沒學會如何剝皮。松鼠身體很小,只要毛皮出現一道裂痕就不值錢了。我會在只有一個房間的陷阱獵人小屋裡,到床上翻個身,打開書本。

……

循環 Circulation

在這遙遠的北國,白晝很短。太陽不會高掛天空,整天都像快下山,下午就沒入地平線。

打獵季即將結束。地面已結冰,覆著白雪,鹿在稀疏的林木間偶爾現蹤。牠們睡得很晚,移動時靜悄悄的。昨天,我黎明就來到陷阱之路,坐在樹上,等待鹿踏進我們平坦的空地,我前一天在這曾見過許多足跡。我望著冷冷槍管的前方,冰霜在半空發亮,但就是不見鹿的蹤影。我仍盡忠職守留在這裡,直到聽見他的卡車隆隆駛來。我從樹上下來,在細雪中信步朝車子前進。

「啥都沒有,」我說,砰一聲關上卡車門。

打獵的時間所剩無多。我幾天後就得離開,回多倫多輪班,之後要前往阿迪斯阿貝巴,協助紓解大量湧入的急救需求。昨夜祖父叫我別去了,理由並非衣索比亞不安全,而是太遠。何必要到陷阱之路以外的地方?這邊有這麼多值得探索,時時都有不同。比如去年秋天,河狸在溪上築壩,你知道那條河吧?結果新形成的池塘漫過那條路呢!那一帶山丘有很多地方值得冒險,根本探索不完。不必跑到天涯海角,就可以冒險。

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mobi,azw3 – 暗读 (iduuuu.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