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的日常生活:奇闻和秘史mobi,azw3

古罗马的日常生活:奇闻和秘史

古罗马的日常生活:奇闻和秘史mobi,azw3下载。从公元115年的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早晨开始,阿尔贝托·安吉拉(Alberto Angela)引领读者在古罗马城进行一次非凡的探险之旅。此时罗马帝国正处于权力的顶峰。帝都罗马更是名副其实的世界性大都会。从富丽的多穆斯到拥挤的公寓大楼,从嘈杂的罗马集市到宏伟的帝都浴场,巴西利卡中的唇枪舌剑,斗兽场里殊死拼杀,罗马人的酒会、游戏、习俗、禁忌,甚至隐秘性事,等等等等,均呈现在作者笔下。讲述古罗马历史的书籍浩如烟海,但很少有一本书能够使读者如此接近帝国首都的日常生活。作者凭借天才的讲故事能力,并基于丰富的考古发现,成功做到了这一点。

帝国鼎盛时期的古罗马城众生百态。关注“小人物”之历史写作的绝佳典范。真实考古发现与游记叙事形式的巧妙结合。身临其境又置身事外的不寻常阅读体验。

外来信仰

我们的思绪被一阵伴随着乐器、节奏分明的唱颂打断,它非常像我们在重要节庆里看到的许多宗教游行里的歌唱。我们转过身去看。就在离我们不远处,有一小群宗教队伍在人群中开出一条通道。女人披散着直直的长发,男人都理着光头,有些人前额上绑着一条缎带。街道上的人自动为他们让出一条走道,表达高度的敬意;没有人相互推挤。这有点像在远东地区看见一排和尚走过市场的景观。

他们的穿着方式也很古怪:他们穿着白色长袍,质料非常轻薄,在腰部打了个结。主祭司走在行列中央,捧着圆滚滚的双耳细颈酒瓶,显然和仪式有关。引人注意的还有两个女人,她们分别是领头和在行列尾端殿后的人。殿后的那位女人手上拿着一个哗郎棒(sistrum),那是一种套索模样的青铜乐器,上面有小金属棒。当她摇晃它时,金属棒便发出一种类似铜币在钱袋里晃荡的声音。它已经在埃及使用了好几个世纪,它的名称“she shesh”则源自它制造出来的声音。

这个乐器在今日埃塞俄比亚的宗教游行中仍然可见,它是宗教仪式的活化石。

另外,带领着仪式行列的女人则有一个活生生的乐器。她边走边将一只手臂往外伸直,仿佛想和人群握手。但没人敢碰她:一条蛇缠绕在她的前臂上。那是一条眼镜蛇,它朝着旁观者弓起身子,摆出威吓的姿态。它在仪式中肯定扮演了某种角色,但拿它来在人群中开路,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我们看到几个直到最后才注意到蛇的人,惊惶地跳开,不敢相信他们的眼睛。

这个宗教队伍信奉的是哪位神祇呢?原来是埃及女神伊西斯。实际上,罗马人的宗教信仰里,也有一些从征服的土地上流传进来的重要外来神祇,比如伊西斯和塞拉皮斯[6],他们也有自己的神庙、祭司和罗马信徒。
伊西斯不是唯一的外来女神。第一位抵达罗马的是西比尔[7](Sybil),她来自现今的土耳其。

在向她致敬的仪式表演中,常常包括公牛的血腥献祭。新的信徒躺在从地上挖出的壕沟中,再盖上一片有洞的木板。公牛在木板上进行献祭,它的鲜血大量滴落到新信徒身上,就像基督教受洗礼的水一般。

奇闻 罗马人的名字

名字亦即其他人对我们的称呼:马库斯、卡尤斯、卢修斯,等等。

姓氏则标示着一个人所属的部落。如果要打比方的话,它相当于一种扩大后的姓氏,属于许多家族,有时包括数千人。

最后,绰号是种通称,差不多就等于一个形容词,用来指称一种精神或外貌特征。比如,鲁弗斯(红色)、辛辛纳图斯(卷发)、布鲁图(愚笨)、卡尔沃(秃头)、卡俄卡斯(瞎眼)、西塞罗(鹰嘴豆)、纳西卡(大鼻子)、登塔图斯(大牙),等等。

三个名字的用法在苏拉[1]治下变得更为普遍。问题在于从那时候开始,所有的子孙都得保留那一长串的名字(包括他们不再拥有的祖先特征:秃头、长鼻子,等等)。有时候,一个新绰号会加到已经够长的名字后面。这是普布利乌斯·科尔内留斯·西庇阿[2]在大胜迦太基人后,也变成阿弗里卡纳斯[3]的原因。

有趣的是,罗马人在历经数个世纪和时代后,逐渐改变了他们在公共场所称呼彼此的方式。

在共和时期,用名字和绰号来称呼一个人已然足够(类似我们以名字和姓氏辨识一个人:盖乌斯·恺撒),后来,把三个名字都叫完整成了一种时尚。在帝国时代初期,人们认为光用绰号便已足够。因此今天我们只说图拉真(而非马库斯·乌尔皮乌斯·图拉真)或哈德良(而非普布利乌斯·艾利乌斯·哈德良)。

古罗马的日常生活:奇闻和秘史mobi,azw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