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的画像(索恩系列) kindle版mobi,azw3

日本人的画像(纠正我们对日本和日本文化的“偏见”,是了解日本及日本人的精彩读物) (索恩系列)
日本人的画像(纠正我们对日本和日本文化的“偏见”,是了解日本及日本人的精彩读物) (索恩系列)

日本人的画像(纠正我们对日本和日本文化的“偏见”,是了解日本及日本人的精彩读物) (索恩系列) mobi,azw3是李长声先生最新的文章集锦,从各个角度呈现日本文化。作者以随笔的形式深剖了日本从文学到社会、从艺术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收录的26篇文章以不同的篇幅和主题描绘了日本的人文掌故、饮食男女、风俗世相、政治革新、地理风貌、历史怀古,既开阔了读者的眼界,又记录了自己的思考。在内容上,观察深刻、论点精辟,各种典故信手拈来;在表达风格上,随性冲淡,幽默诙谐,读起来朗朗上口,既不乏严肃性又没有学院气,是一本带领我们领略日本历史、政治、文化等方方面面的通俗轻松读物。

日本人的画像

议论日本,这就是日本论。有所偏重,就叫作日本人论,或者日本文化论。社会结构、精神构造等,可谈论的事项有很多,我侧重于文化,侧重于人,亦即国民性。我们也经常谈论我们自己,大至国家,小至柴米油盐。例如辜鸿铭,台湾的柏杨。当然,写中国文化论,写中国人,最深刻的,是鲁迅先生。他刻画、塑造的阿Q,到现在还活在我们身边,甚至就活在我们自己的心里。鲁迅先生的时代有个叫胡汉民的,孙中山说过,他和胡汉民论事,十之八九争持不过,这个胡汉民在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年)说:“批评一国家的政治得失易,了解一民族特性难。政治有许多明显的迹象,就是它因果联络关系也容易探求而得其比较。至于一个民族的本真,纵的是历史,横的是社会,如戴季陶先生所说的,既要有充分研究古籍的力量,还要切实钻到它社会里面去,用过细体察的工夫。”我没有“研究古籍的力量”,也不曾下过“过细体察的工夫”,只是介绍一下现成的日本论。

下载:《日本人的画像(索恩系列) kindle版mobi,azw3》

比鲁迅小十岁的戴季陶(一八九一~一九四九)曾留学日本,给孙中山当过秘书,宫崎滔天说“他的日本话要比我们说得还好”。这个戴季陶说:“把日本这一个题目从历史的研究上,把它的哲学、文学、宗教、政治、风俗,以及构成这种种东西的动力材料,用我的思索评判的能力,在中国人的面前,清清楚楚的解剖开来,再一丝不乱的装置起来。”这就是日本论,以及研究日本的方法论,那就是不仅要分析,还要综合。如胡汉民所言,“不止能说明日本的一切现象,而且能剖解到日本所以构成一切的动力因素”;既“做了日本人的律师,同时又做了他的审判官”。

说好说坏,一般都是有比较的,有意无意地进行比较。我们今天夸日本也好,骂日本也好,大都有个参照物,那就是我们的中国。常有人说日本干净,这就是拿自己所处的环境做比较得出的印象。有时候,问题也可能出在参照物上。例如侨居日本多年的中国人写日本,有意无意地跟中国比较,不过,他知道的中国往往是过去时的。我有时也谈到日本的宗教,可实际上,我在中国老家从小到大,几乎没见过寺庙,而新中国成立前、改革后中国的香火也旺盛,都不是我十分了解的。美国人写了一本《丑陋的美国人》,受其启发,大概在一九七〇年代,日本人也写了一本《丑陋的日本人》。柏杨在一九八〇年代写《丑陋的中国人》。说来任何民族、任何文化、任何人都有丑陋的一面。一般来说,后写书的人,往往意识着前面的书,甚至抱有一种比你更丑陋的潜意识。你写一本“丑陋的”,我也写一本“丑陋的”,也不免让人有一种感觉,后写的那本书比先写的那本书所揭露的更丑陋。竞相揭丑,不是坏事,但比较哪个更丑陋,就不大好了。要像鲁迅先生那样,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自己。

下载:《日本人的画像(索恩系列) kindle版mobi,azw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