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大名經濟學epub,azw3

戰國大名經濟學
戰國大名經濟學

戰國大名經濟學epub,azw3电子书下载。一套盔甲六萬元,一支長槍一萬元,一把鐵炮十萬元⋯⋯戰國時代打場仗,花費動輒數千萬元!信玄擁金山,毛利有銀山,大內掌貿易,信長設樂市⋯⋯戰國大名強盛的最大關鍵就是:錢!錢!錢!

戰國時代正如其名,整個日本陷入了戰亂之中。然而,戰爭並不僅僅是個體的武力優勢能夠帶來勝利。最重要的是金錢。從刀劍、盔甲、新式武器、大砲,再到馬匹、輜重、後勤補給的非戰鬥力動員,這一切都需要金錢。如果沒有金錢,戰爭根本無法進行。

书名: 戰國大名經濟學
作者: 川戶貴史
格式: AZW3, EPUB

戰爭儲備品的經費為一億日圓

為了讓大家對於軍備費用有點更具體的印象,我在這裡想引用一份著名的史料。和長篠會戰幾乎同時期的天正三年五月,以大友氏家臣身分盡顯武勇的戶次鑑連(立花道雪),因為沒有男性繼承人的關係,決定將家督讓給以「女大名」著稱的女兒誾千代。在宣示這點的權狀(讓狀)上表列了立花家的家財(《立花文件》)。文件中,道雪列記了讓渡給誾千代的刀劍、甲冑、馬具,還有從大友義鎮(宗麟)那裡領到,讚揚無數戰功的感謝文件(感狀)等值得驕傲的事物,但在其中還有一段記述是,道雪命令誾千代為沒有甲冑的士兵(無足人)準備三十領具足。所謂無足人是沒有領地的人,也就是侍奉道雪的底層兵卒。沒有財產的他們,通常都是由領主準備好具足在出戰時提供給他們使用。就像先前看到的,具足換算成現值一領大約是三十萬日圓,因此三十領大概就是九百萬日圓。順道一提,同一份史料中寫到不只是具足,頭盔也要儲備,因此費用還要更往上提。

除此之外,道雪還命令誾千代要儲備「大鐵炮」十五挺、「小筒」一挺等火器,以及為了使用這些火器,必需的硝石和鉛彈等各一千斤(約六百公斤)。以鐵炮現值約一挺五十萬到六十萬日圓來參考,則需要花費一千萬日圓以上;再加上火藥和鉛彈的費用,則還要更往上調。鉛以現代來說,一公斤一百日圓不到,假使鉛一公斤為一百日圓,則一千斤不過是六萬日圓;但考慮到當時只能從東南亞輸入鉛,所以價格比起現在應該遠遠更加高昂。後面會提到,大友氏之所以積極從事貿易活動,也是出於這種軍事面的需求。

不只如此,道雪也敦促誾千代儲備作為兵糧的米一千石。詳細情況會在後面討論兵糧調度的部分提及,不過當時畿內的米一石約為錢五百文,一千石就是五千貫文,以現值來說是三千萬到三千五百萬日圓左右。雖然這些米大部分是透過年貢獲得,不須購入,但作為大名的家臣等級,毫無疑問就是必須承受這樣的負擔。除此之外,道雪還交代在城內必須準備鹽、水、柴薪與繩子等物品,這些大多數都是透過領民的賦課蒐集而來的。

另一方面,道雪也敦促誾千代儲備金銀。除了作為貨幣的用途外,金銀也可以當作武具的裝飾。道雪說銀要儲備十貫。一貫相當於一千匁,也就是約三十七點五公斤。當時的銀一匁價值約當於錢兩百文(參照後面會看到的織田信長撰錢令),所以銀一貫等於錢兩百貫文(二十萬文),也就是現值約一千兩百萬到一千四百萬日圓。

……

以守護代職務為踏板

在尾張國擴張勢力的織田氏,其出身有很多不明之處,不過可以確認的是,他們在古早時候曾經是越前國織田莊(福井縣越前町)的莊官。在室町時代,他們隸屬於擔任越前國守護的斯波氏。斯波氏是和足利將軍家血緣最近的一族,因為是幕府的重鎮,所以負責扼制東國方面的要衝,除了越前國以外,也擔任尾張國的守護。織田氏也以守護代的身分移居尾張國,慢慢地被賦予了該國實質的統治權。

正如眾所周知,織田信長本身雖然是尾張國守護代織田氏的一族,卻是出身旁支的家系。不過在他的父親織田信秀一代,在尾張擴張成一大勢力,信長也趁著這股勢頭壓制了該國。永祿三年(一五六○年)的桶狹間之戰,信長斬殺今川義元的事,不用說相當有名;這起事件不只讓東海地域的政治情勢為之一變,也是一場決定信長在尾張國內霸權的戰爭。

那麼,織田氏的財源是怎樣一回事呢?很遺憾的是,直到十六世紀為止,其具體情況幾乎無從得知。一般的守護代,大多是自室町時代乃至更久以前,就在當地擁有代代傳承領地的領主,即使是戰國時代,以這些領地為根本財源的家族也很多。可是織田氏原本不是出身在尾張國,信長的家系更是織田氏的支流,因此他們是如何在尾張國內形成作為財源的領地,我們實在不太清楚。推測的情況是,邁入戰國時代後,守護斯波氏在尾張國幾乎喪失了影響力,室町時代斯波氏形成的領地,因此被織田氏一族瓜分繼承並統治。此外,織田信秀、信長父子在討滅國內敵對勢力的過程中,也會把這些敵人的領地納為己有。

雖然和織田氏沒有直接關聯,不過從天文七年(一五三八年)尾張國內土地買賣的證明文件(賣券),可以一窺尾張國內的稅制。這份證明文件是以四貫文賣掉一段田地的證明,這塊田地每年的賦役是「公方的年貢」一百文,段錢等各種役錢三十文,合計一百三十文,這些都要繳納給「御屋地之方」(《愛知縣史》一○——一三三○)。「御屋地」可以想成是主人的意思,因此大概就是指這塊土地的領主。如果織田氏也同樣採用這種賦役,那年貢就是以田一段一百文、段錢為其三成來課徵。和北條氏的事例相比,負擔稍微重了一些,但與其單純說是尾張國的稅賦過重,不如說是因為尾張國和關東的環境因素,導致了收穫的差異。

織田信秀被認為是在壓制面對木曾川、作為水陸要衝的津島(愛知縣津島市)後,以當地的商業課稅為基礎,逐步擴大勢力。之後的信長也有執著於都市直轄化的故事;之所以如此,或許是因為他們不具備足以期待年貢收入的領地,所以才注目在商業課稅上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