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作棟傳(1990-2004):新加坡的卓越關鍵epub,azw3

吳作棟傳(1990-2004):新加坡的卓越關鍵
吳作棟傳(1990-2004):新加坡的卓越關鍵

吳作棟傳(1990-2004):新加坡的卓越關鍵epub,azw3电子书下载。後冷戰時代的新加坡,如何邁向一流國家?吳作棟:「小國必須心懷大志。」當吳作棟在1990年接棒出任新加坡第二任總理,許多人曾經懷疑:新加坡這個年輕的新興國家沒了李光耀,是否還能繼續生存?然而,在吳作棟主政的十四年間,新加坡在他帶領下,一路挺過經濟風暴、抵禦恐怖襲擊、扛住大選重挫、全民一心對抗SARS等。

本書捕捉了吳作棟這位政治領導人錘煉轉型的過程,讓人看到他如何從青澀稚嫩的新總理,蛻變為一位頑強務實的戰略專家。在後冷戰時代,世界秩序紊亂,但他不止鞏固了新加坡在全球格局中的生存空間與聲望價值,還使之進一步拓展、晉升,獲得各國領袖的肯定與敬重。

书名: 吳作棟傳(1990-2004):新加坡的卓越關鍵
作者: 白勝暉
格式: AZW3, EPUB

一夜安眠,漂亮出擊

「這是劫機!膽敢在新加坡降落的話,
我們立刻把整架飛機炸毀!」
——新航一一七劫機犯蘇姆羅(Shahid Hussain Soomro)說

一九九一年三月,一個安靜的星期二夜晚,還差幾分鐘就是深夜十一時了,電話突然響起。對多數家庭來說,這個時候接到來電算是晚了,可是吳作棟早已習慣。大家都知道李光耀睡得晚,習慣在這個時間撥電給他的繼任者交流幾句。吳作棟的隨扈接起了電話,但來電者出乎意料地並不是李光耀。電話另一端傳來了一把陌生的聲音,是個讓人意想不到的來電者,尤其鮮少會在這種深夜時分來電——那是國防部常任祕書林祥源。

隨扈從執勤處望向吳作棟官邸,發現書房的燈還亮著。新總理一如既往還醒著。電話接過去了。這位上任不過區區四個月的新加坡領導人,即將面臨他任內的第一場危機。

林祥源向總理報告了他當時所知的有限信息:新加坡航空公司一架往返星馬的五十分鐘短程航班一一七號班機,在一九九一年三月二十六日從馬來西亞梳邦機場起飛後不久遭劫持;深夜十時二十四分在樟宜機場降落,四名劫機者挾持了機上的所有一百一十四名乘客和十一名機組人員。這個消息讓吳作棟大吃一驚。他回憶起接到消息時的反應:「我非常震驚。客機遭劫持——這種事只可能在其他國家發生,在新加坡是從沒聽說過的事。」可是他卻是一點兒也不慌張。在林祥源的記憶中,這位總司令「非常冷靜」:「我不記得他確切說了些什麼,當時他給我的感覺就是:好的,他明白了。他讓我們繼續,說我們會知道該怎麼做。就是這樣。」接著,通話結束了。

吳作棟這時候有了一些不太符合常理的舉動,對一些人來說甚至有點不可思議——他不是急匆匆地衝往機場,也並未在家中來回踱步坐立難安,而是直接回房休息。「不一會兒,我就上床睡了。」他第一次對外披露自己對劫機事件的反應。「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做決定的,他們會讓我知道。」他胸有成竹,很清楚自己不必為此事過度操心。

他的從容與自信,源自於他與同僚同儕在過去二十餘載那高度隱祕的準備功夫。他之所以能高枕無憂,枕著的是兩大組織:執行小組和特別行動部隊。在這場劫機事件爆發以前,除了政府與武裝部隊內部最高層級的少數決策者之外,沒有其他人知道這兩大單位的存在。林祥源說明,高度保密是刻意為之的。「人們必須清楚認識到,威懾效應裡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如果新加坡武裝部隊向你展示了什麼,它也必定還具備另一些不讓你看到的更深層、更強大的實力。」他咧嘴笑著說。「這是整個防務概念不可或缺的一環。換言之,非到必要,絕不暴露。」

……

從深谷到高原

你們曾經和我一起翻過高山,越過深谷。
我親愛的同胞,我的心永遠與你們同在。
——二〇〇三年八月十七日,吳作棟總理任內最後一場國慶群眾大會演說

二〇〇三年中,吳作棟開始提筆草擬國慶群眾大會演說辭。他慶幸SARS疫情最壞的情況已然過去;心裡想著,在這個國家一年之中最為重大的政治演說平台上,這很可能會是自己最後一次向全國同胞發表講話了。可是有個念頭始終盤桓不休,打斷了他的思緒。病毒的殺傷力也許消退了,但是卻造成經濟百孔千瘡,新加坡人恐怕還需要一段時日才能復元。經濟活動仍疲弱不堪,就業率尚未回彈,工資也停滯不漲。「眼前還有一座高山等著我們攀越。」他對自己這麼說。「經濟增長速度減緩。我先得扭轉這個劣勢,才談得上何時交棒。」

於是,他採用了模稜兩可的筆調來撰寫這篇演講稿;換作是一九九〇年初登大位時的年輕吳作棟,這種寫法一定會讓他傷透腦筋。他一方面處處留下伏筆,暗示這可能是自己的最後一場國慶群眾大會演說。比如他會說:「理想情況下,我會希望能讓我的繼任者有至少兩年時間建立起他做為總理的實力與威望,再領軍迎戰下屆大選。」而下一屆大選必須在二〇〇六年結束以前舉行。但他緊接著又立刻補上了一句:「可是目前還不是我退下的時候。我眼下最迫切要做的是,帶領新加坡走出經濟困境。」正如他在為此書受訪時說明:「我下筆的時候,想著這會是我的最後一場國慶群眾大會演說。可是我也沒把話說死,二〇〇四年站在國慶群眾大會講台上的有可能還會是我。」他也給這篇講稿擬了個主題——「從深谷到高原」。才剛走出總理任內最黑暗深谷的吳作棟,當時暗自下定決心:勢必帶領全民再一次攀上高原,才漂亮謝幕。

而民眾確實也不急著要這位總理退位。《海峽時報》在二〇〇一年做了街訪,好些讀者希望他能繼續多做十年。他憶述:「好多人希望我留任,他們都認為我做得不錯,而當時我也正處在政治生涯的巔峰。」每項關鍵指標都一一證實了他所說沒錯。政治上最重要的環節就是選舉,而他先是成功逆轉了人民行動黨自一九八〇年代在大選中支持率持續下滑的頹勢,實現了他在一九九〇年從李光耀手中接過領導棒子時給自己定下的目標。「我(在一九九〇年)曾經問過自己,行動黨的領袖們全是誠實正直的能人,施政上也確讓新加坡人過上了更好的日子,那究竟為什麼這個政黨卻要承受支持度一再下跌的窘境?」他在二〇〇四年行動黨幹部大會上跟黨員分享了自己內心的焦慮。「我當時就下定決心,勢必逆轉這個跌勢。人民希望看到有更多反對黨議員的訴求,我得想辦法緩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