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毛子对中国的侵略传统兼论俄爹

普京大帝侵略乌克兰这么久了,原来梦想的闪电战以闪电般的速度破灭了,遂陷入了战争的泥潭而不能自拔。本来这是外人的事,与我们事不关己,不料中国就是有那么一帮俄国的孝子贤孙、小三姨太太,看到普京大帝洋相百出,竟也心急如焚,恨不得亲手上乌克兰战场,替普京做肉身炮灰,以报答……报答什么呢,就说是爹味之恩吧。

中国有一个成语叫作认贼作父,意思很容易理解,就是把贼人当爹奉承,自己的亲爹被贼人祸害了,有点人味的,都要心里诅咒他一万遍不得好死。更不要说有血性的人,更要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了。就算是动物吧,它见了杀害父母的人,都要躲得远远的,或者猛扑上去咬一口。但偏偏在中国有那么一撮人——不好说是人——有那么一撮畜生——也不好说是畜生——有那么一撮东西,就要把贼人当成亲爹来跪舔,美其名曰:友谊上不封顶。世界上没有不封顶的东西,如果有,那就是中国人的俄爹情结。

为什么我这么厌恶俄粉呢?这么说吧,对于一个傻逼,你只能一笑了之。但对于一个憋着坏水的傻逼,我的意见是人人得而诛之。而认贼作父的俄粉,就是憋着一肚子坏水的傻逼之属。老毛子为祸中国烈矣,这是白字黑子、累累白骨证明的史实,明知这个史实而去做俄粉,不是汉奸是什么?还能叫中国人吗?

————这是一条分割线————

俄国自伊凡三世建国以来,就是一个侵略国家。欧洲各国以俄国与中国订约最早。满清初年,尼布楚条约划定中俄两国疆界,俄国即曾侵占中国疆土。自其一八五○年占领庙街以后,俄国更在东北割取我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的领土,在新疆亦割取我们霍尔果斯以西的领土。甲午中日战争结束,俄国乘机夺取我东北铁路建筑权,随即占领旅顺大连湾。八国联军之役,俄国出兵东北,辛丑和约订立以后,各国撤兵,俄国单独留驻不撤,以酿成日俄战争。此后美国与列强对我国采取领土完整、门户开放的政策,而俄国继续侵略新疆,更与日本划分「满蒙」势力范围。

俄国革命之后,苏俄政府于民国九年,宣布撤废其在中国的特权,但民国十年,俄军即侵入外蒙,成立了他东方第一个傀儡「蒙古人民共和国」。九一八以后,俄国表面上同情中国抗日,而实际上于民国二十四年,不顾中俄条约的责任,就出卖中东路于伪「满洲国」。民国三十年,又与日本订立「中立协定」,鼓励日本的南进。三十三年更悍然以我唐努乌梁海并入他俄帝的版图。到了第二次大战接近最后胜利的阶段,俄帝竟依据他帝俄传统的要求,提出对日参战的条件,要挟美英成立雅尔达密约。后来他对日宣战不过六天,而日本投降,他乃侵占我国东北,拒不撤兵,掠夺我东北工业设备,阻碍我政府接收主权,且嗾使朱毛进入东北。截至民国三十四年为止,帝俄与俄帝先后侵夺我中国领土共计有五百八十八万三千八百方公里以上,几乎占了我固有领土三分之一的面积,在历史上,实为我中国惟一的世仇和大敌。

关于老毛子的斑斑劣迹,有这些书:

俄蒙回憶錄》《從奴隸到霸主:俄羅斯人的故事》《後全球化與俄烏戰爭》《中東鐵路的修築與經營(1896-1917):俄國在華勢力的發展》《再造失去的王國:俄羅斯的帝國雄心500年史》《烏克蘭:從帝國邊疆到獨立民族,追尋自我的荊棘之路》《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1930年代至1940年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