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邻为壑与命运共同体

战国时期的孟老夫子,一向喜欢给帝王讲故事。有一次有个叫做白圭的人,大概是治水有些成绩,就向人吹嘘。向一般人摆摆功也就罢了,但白圭对孟子说这件事。末了说:“你看,我治水比大禹牛逼多了吧。”

孟子是最讲仁政的。他看了白圭的嘚瑟样,就不乐意了。于是拿起他那一套仁政的理论骂白圭说:“大禹治水,把水导入大海里,这是仁政。你治水,把水灌到邻国,还自以为是。这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是虐政。有什么好吹嘘的呢?”白圭听了如何,我们不难想到,大概是灰头土脸地不说话了。

但我们能怪白圭吗?战国时期,到处都是壑,想不把水排到邻国都难。所以孟老夫子的大道理,看上去挺美的,但不切实际,只是他老人家一厢情愿罢了。这个大道理,一直流传到现在,是为什么共同体。大道理是好听的,但碰上实际,就要大打折扣,甚至反其道而行之。不但不能要求别人做到,就是自己,也弃之如敝履。

远的不说吧,就是到二十世纪,这样文明的时代,我们也不乏占山为王,划省为治的军阀大佬。甚至今天,就有视某省人为洪水猛兽,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事情发生,百姓打百姓,警察打百姓,甚至连警察也要打警察了。谈什么共同体,连自己的屁股都不干净,共什么共?

倒是有一些义和团大师兄,看过几部战狼,于是就觉得厉害了我的国,今天灭美帝,明天杀小日本,后天大战韩国棒子,大有提刀而立,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样子。就是这些大师兄,今天网络叫嚣灭美帝,明天就会打老乡,美帝隔着太平洋,灭不着,老乡是近在眼前的,随手打来。好歹也算实践了他的英雄气概。

这些人,对外披着民族主义的花花外衣,对内穿着自私主义的精致外套。刚刚代表完什么民族,什么大国,转眼就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鲁迅说,我从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实在是千百年来的德行,一下子改不过来的。

不如先做好人,再做中国人吧,不然什么共同体,也是水中月,镜中花,到头来空欢喜一场,骗人骗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