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食人族(列维-斯特劳斯)mobi,azw3

我们都是食人族(以异域经验观照本地现实,以人类学家之眼理解当代文化)
我们都是食人族(以异域经验观照本地现实,以人类学家之眼理解当代文化)

我们都是食人族(列维-斯特劳斯)mobi,azw3《我们都是食人族》为结构主义大师列维—斯特劳斯于1989年至2000年间,在意大利《共和报》所发表的16篇专栏集结,以及发表于1952年的《被处决的圣诞老人》一文。

在这些文章里,列维—斯特劳斯立足当时社会热点,探讨了如圣诞为何“习俗”风靡全球、疯牛病蔓延广泛、女性割礼是否侵害人权、亲子关系应基于血缘还是亲缘等议题,用结构主义和人类学的眼光审视自己身处的时代和社会,反思科学与自然的关系,告诉我们“所谓复杂或先进的社会,与被误称为原始或古代的社会,两者之间的距离远较人们认知的小上许多。”

下载:《我们都是食人族(列维-斯特劳斯)mobi,azw3》

某些非洲民族也有同样的情况,当男人的妻子或妻子们离开他,他有权成为这些妻子未来孩子的父亲。只要在她们成为母亲之后,和她们发生产后第一次性关系,这份关系就决定了谁将会成为下一个孩子的合法父亲。一个男人娶了一位不孕的女人,能够以无偿或以依约付款的方式,从一个有生殖力的女人处得到她指定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女人的丈夫是精子捐赠者,而女子出借她的肚皮给没有子嗣的另一个男人或夫妇。尽管出借子宫是否应该免费或者可以计酬在法国引起热烈的讨论,但在非洲,这个问题并不存在。

苏丹的努尔人(Nuer)则将不孕的女人视同男人,因此她可以与另一名女子结婚。尼日利亚的约鲁巴人(Yoruba)认为,有钱的女人可以为自己购买许多妻子,和一位男人共同生活。孩子出生时,这个女人,法律上的“丈夫”,可以要求拥有孩子,或者可以将孩子以有偿方式让渡给亲生父母。在第一种情况下,夫妇是由两位女人所组成,她们是文字意义上的同性恋者。她们借助人工生育的方式拥有小孩,其中一名女性将是法律上的父亲,另一名则是生物学上的母亲。

古代希伯来人间常见的迎娶寡嫂制度,在今日世界仍然普遍存在。这个制度允许(有时甚至是强迫)弟弟为死去的哥哥生育,等同一种死后(postmortem)授精。更明显的例子是苏丹努尔人所谓的“鬼”婚:如果一个男人去世时未婚或尚无子女,近亲可以用死者畜养的家畜换购一名妻子,然后与这个女人一道为死者生育一个儿子(近亲则将这个儿子视为侄子)。有时,换成这个儿子为他生物学上的父亲——但在法律上是他的叔叔——执行同样的任务。他所生育的孩子则是他法律上的堂弟。

在所有的这些例子中,儿童的社会地位是根据法定父亲而决定的,即使“他”是一名女性。孩子知道他亲生父母的身份,他们之间的情感联系将他们联结在一起。与我们所担心的相反,信息的透明并不会引发儿童因生物学上的父亲和社会关系上的父亲不同而产生冲突。

在西藏,存在着几个兄弟共有一名妻子的例子。所有的孩子都被分配给最年长的兄长,孩子们称他为父亲,称呼其他人为叔叔。他们并不知道实际的生物性亲缘关系,但也不认为那是重要的。相同的情形也出现在亚马孙的图皮-卡瓦希伯人(Tupi-Kawahib)身上,我研究这个民族已经有五十年:一个男人可以娶姐妹中的几位,或者娶一名母亲以及她在前一段关系中所生的女儿。女人们一起养育小孩,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她们所照顾的孩子是她己身所出,或是丈夫的另一名妻子所生的孩子。

…………

下载:《我们都是食人族(列维-斯特劳斯)mobi,azw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