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的頓挫:自由與威權衝撞下的政治抉擇mobi,azw3

胡適的頓挫:自由與威權衝撞下的政治抉擇
胡適的頓挫:自由與威權衝撞下的政治抉擇

胡適的頓挫:自由與威權衝撞下的政治抉擇mobi,azw3胡適的一生,真的可以用「軟弱」兩字一筆帶過嗎?探究胡適的性格,必須深入了解他背後的歷史情境,探討其真正抉擇和思想脈絡的核心。胡適的從政生涯,看似遠離風險,但他從未改變的是他身為自由主義者的堅持與情操。在國家興亡之前,他選擇容忍;在民主憲政之前,他不願妥協。

本書將對「胡適」抽絲剝繭,重新探討其在思索政治問題、面對政治權威的態度、思想,並且作為一位極少數能涉足政治,最後能「得君行道」或全身而退的例子,對比1949年留在中國的知識分子,讓我們更了解近現代史的面貌。

下载:《胡適的頓挫:自由與威權衝撞下的政治抉擇mobi,azw3》

胡適於1948年12月離開北平,轉赴上海,至1949年4月6日再乘船赴美國定居,這是他「第六次出國」,而終其一生他都未能再返回大陸。14至美國之後,胡適仍十分關心國內的局勢。5月7日他曾應于斌(1901-1978)、曾琦(1892-1951)之邀,發電給李宗仁(1891-1969)與蔣介石。15不久之後,胡適接到了5月28日蔣介石寫的一封來信,蔣介石在信中談到:「現時對美外交之重點在不承認中共政權為第一要務,是故務必請胡適協助積極進行外交上的努力,以阻止美國承認共產政府。」16 6月23日,胡適致函蔣介石,懇辭擔任閻錫山(1883-1960)內閣之外交部長。17胡適在日記中寫道:「今天發一電給閻百川先生,堅辭外交部長職務。『日夜自省,實無能力擔任此職。……此絕非謙辭,乃七八日仔細考慮之結果。……適在此為國家辯冤白謗,私人地位實更有力量。……』」。18後來他撰寫文章即是以私人身分「為國家辯冤白謗」。至6月29日,蔣介石又致電胡適:「甚望適之先生能先回國」出任職務,以共赴國難(當時宋子文與蔣廷黻曾建議蔣由胡適出任行政院長)。然因諸多因素,胡適一直沒有接受蔣氏之邀請。至1950年3月31日,蔣介石續聘胡適為總統府資政。20此時他又受聘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的圖書館館長。胡適在美國居留期間,他除了是上述總統府資政與1947年教育團體選出的國大代表之外,21並未擔任任何正式的政府職務,不過他似乎曾多次接受蔣介石所餽贈之津貼。我們不確定胡適是否全數接納蔣的禮金,然不容忽略的是胡蔣在思想共識、政治結盟與金錢餽贈等三方面的關係是交織在一起的(有關蔣介石從1951-1955年曾九度致贈胡適5,000元美金的11筆紀錄,共45000美元,請見本文附錄)。22即便如此,胡適撰文批判史達林及中國共產革命的原因是思想上與政治上的,並與上述蔣對他的金錢餽贈沒有直接的關係。

在上述情況之下,胡適從1950年7月初開始,應美國學者的邀約,23花了40天的功夫寫成一篇英文的長文,名為“How Stalin’s Strategy of Conquest Succeeds in China after 25 Years’ Chinese Resistance”(〈史達林的侵略策略如何在中國抵抗了25年之後成功〉)。胡適撰寫此文的一個重要動機是,反駁1949年8月美國所發表的《白皮書》中關於中共興起的歷史解釋。誠如余英時所述:「他在這篇文章中引用了《白皮書》的資料,而沒有直接駁斥其論點。但讀者只要比讀二者,則胡文從頭到尾都在和《白皮書》唱反調,是無可掩飾的」。24胡適在日記中寫到他撰寫此文的經過:「寫完我的一篇英文文字“How Stalin’s Strategy of Conquest Succeeds in China after 25 Years’ Chinese Resistance”,此文費了我四十天的功夫,甚不值得」。25胡適沒有明確地解釋為何此舉「甚不值得」,不過我們可以推測,他或許感到,因為撰寫此文而耽擱了從事學術研究的寶貴時間。這一篇長文參考了許多中英文一、二手史料,有37個附註說明資料來源,並以層層剖析的方式向英文讀者詳細地解釋1949年共產革命的源由。就胡適的學術生涯來說,1949年前後,胡適曾長期醉心於與現實無關的《水經注》考證,這一篇文章是他首度以類似考證之細密功夫與法官斷案的態度,來研究現實問題之歷史根源所寫成的學術著作。

胡適將此文交給了美國的Foreign Affairs雜誌發表。此一雜誌創辦於1922年,由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負責編輯出版,為雙月刊,其主旨是為了促進西方讀者對於外交政策,以及美國在國際世界中所扮演之角色的認識。該雜誌是一個學術聲譽很高的刊物。胡適投稿之後,該刊的編輯Hamilton Fish Armstrong(為普林斯頓大學畢業、曾任外交官)建議胡適將篇名更改為“China in Stalin’s Grant Strategy”,後刊登於1950年9月19日出版的第29卷第1期(1950.10)之上。當天胡適在日記中記載了此事:「我的一篇文字“China in Stalin’s Grant Strategy”今日在Foreign Affairs七(按:應為十)月號發表」;5天之後,他在日記上又寫到,由於此文使兒子胡思杜成為「新聞人物」:「此當是共產黨已得知我發表長文的消息之後的反攻」。

下载:《胡適的頓挫:自由與威權衝撞下的政治抉擇mobi,azw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