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底线与新闻自由

关于香港的事情,本来我是一点也不想说的。刚开始闹起来的时候,我们这边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过了几个月,在QQ微信群里,聊天扯淡的间隙,就有人冷不丁地插一句:香港怎么了?大概大家都觉得香港挺好的,也没人搭理,于是乎继续聊天扯淡。洋洋14亿人,对东方明珠竟视若不见,可见我们新时代的信息控制手段确是技高一筹了,这也跟我们的大国地位相吻合吧。

既然是信息控制,就有让你不知道的权利,当然还有让你知道的权利,有让你知道是这样的权利,还有让你知道是那样的权利。当觉得实在瞒不住的时候,干脆就放出谎言来,于是和平的请愿变成了暴动,但暴动似乎还不够,于是又变成了恐怖主义。谎言一出来,不多久还是信息盲区的社交应用,突然热闹起来。好像人人都关心起时事来,好像得了总指挥的口令,举国一致要对付那些闹事的年轻人。说是闹事,也仅仅止于闹事而已,虽然大多数还是和平的请愿,但这无关紧要,因为上面已经说了,他们是暴动,是恐怖主义。我仿佛看见血淋淋的屠刀已经嚯嚯,随时准备向“暴徒”“恐怖分子”的头上挥去。

有一个内地过去的记者,受了单仁平老师的号召,大概是做做卧底之类的事情,不幸被逮到,惹起了公愤,据说被绑了起来,大概挨了几下。这位记者的自我牺牲精神,果然引得日人民报高潮迭起,连乎是英雄了。但我们的英雄,何以被打呢?原来是自己跑过去冒充警察,又自己导演了撑警察的闹剧。一个记者,不去报道新闻事实,而是编造事实,真是该打。然而我们是不知道这些的,只知道挨打了。于是朋友圈里简直要把这个不靠谱的记者当成神人,进而谴责打人者毫无底线了。乃至于连党媒都惊呼香港“没有新闻自由”了,党媒竟然还知道有新闻自由这么一回事,还真是活久见的。

说到毫无底线,我又想,警察的橡胶子弹、辣椒水、催泪弹、警棍,是在底线之上的。白衣黑社会的猖狂、无差别的打人,是在底线之上的。四个年轻人的生命的逝去,是在底线之上的。而一个流氓记者的被打了几下,突然就变成毫无底线了。这底线看来也不牢靠,能上能下,能大能小,能粗能细,活儿真是好。

活在真实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