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样的文学史:许子东现代文学课

现代文学,特指的是白话文运动后开启的文学活动,有新的语言、新的形式和新的思想内容。我们的现代文学史课,简单来说就是“鲁郭茅巴老曹”这几个人,即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但轰轰烈烈的白话文运动,难道就结出这几个果子?当然不是这样,这几个果子是钦定的,代表着革命、进步。但文学是包罗万象的。

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就对这几个人不怎么推崇,反而大力推崇张爱玲、沈从文、钱钟书、张天翼等“边缘”作家。对作家的评价,涉及对文学的定义。这样主观的事情,当然就有不同的结果。

大学时教现代文学史的老师是一个研究闻一多的专家,对鲁迅也很有热情。记得毕业时我的论文是写鲁迅和胡适的,第一次给老师看时,感觉出了他对胡适的不悦。但作为一个可敬的老师,还是认认真真地指导我写作了论文。

《许子东现代文学课》本书源于许子东在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的经典课堂实录,融会了几十年的积累,将来可扩展为一部相对完整的中国现代文学简史。

现代文学滥觞早于五四,但主要的成果是在五四后出现的。许子东提到了两个人的对五四的看法。比如:

第一位是余英时。他认为“五四”有很多不好的后果,直接影响到后来的“文革”,摧毁了民间社会。余英时是钱穆的学生,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大学讲座教授”,目前在台湾看来是最有名的华人知识分子,学问很好。

第二位是李泽厚。这是我个人认识的、目前健在的内地最好的学者。他在美学方面的名声仅次于朱光潜。朱光潜早过世了,李泽厚还活着,住在美国。他写了一本很有名的书,叫做《中国现代思想史论》,讨论鲁迅、陈独秀、胡适这些人的思想。他说那一代知识分子身上有两个任务:第一个任务叫“启蒙”,唤醒大众;第二个任务叫“救亡”,国家要亡了,必须救国。两个工作本来可以统一,但在当时中国的具体政治现实环境下,启蒙与救亡经常发生矛盾。这是李泽厚对中国现代文学的概括。我们很惭愧,做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多年,还没有这么清晰地提出一条主线。

许子东.许子东现代文学课(圆桌派最受欢迎嘉宾许子东12堂“民国范儿”现代文学公开课)(Kindle位置280-291).上海三联书店.Kindle版本.

作为一个在“系统之外”的观察者,许子东的书也很值得一看。

点击下载《许子东现代文学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