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噬食的靈魂:北九州連續監禁虐殺事件epub,azw3

惡魔噬食的靈魂
惡魔噬食的靈魂惡魔噬食的靈魂

惡魔噬食的靈魂:北九州連續監禁虐殺事件epub,azw3电子书下载。從家暴演變為禍及家族的虐待監禁,在暴力支配下,為了活下去、為了不被懲罰。受害者互相殘殺,最終也成為了加害者……日本史上前所未聞的駭人案件。北九州連續監禁虐殺事件全紀錄!

本書以緒方純子的證詞,加上作者獨家採訪的第一手資料,記錄這起被稱為日本史上最兇惡事件的全貌,也透過心理學角度審視相關人物的心理狀態,期望揭開事件中的重重黑暗。

2002年,一名17歲少女在祖父母陪同之下到警局報案,她聲稱自己的父親在多年前遭到殺害,而她一直受到犯人控制,如果嘗試逃跑,還會被施以懲罰。警方本以為少女所說已是聞所未聞,沒想到調查後卻發現死者多達七人。受害者們於1996年到1998年間陸續被害,死前遭到長期監禁、虐待,屍體全都被肢解、搗碎、毀屍滅跡,更讓人震驚的是,其中六人還是女性被告的親人……犯下這起案件的松永太與緒方純子被捕之後拒不認罪、保持緘默,直到半年後,緒方純子打破沉默,才道出令人顫慄的真相……

书名: 惡魔噬食的靈魂: 北九州連續監禁虐殺事件
作者: 豊田正義
格式: AZW3, EPUB

第一位被害者

自從妻子從松永身邊逃走後,純子就被定位成「未辦理結婚手續的妻子」,她與松永間的「羈絆」也急速加深。其中發生的兩件事造成深遠影響。

首先,純子成為松永實質上的共犯。

當初單純在世界公司協助事務工作的純子受松永指示,開始對家人與親戚進行詐欺買賣。前文提及,與緒方家頗有深交的市議員也接到陳情,陳情者是從純子小時候就很疼愛她的女性長輩,她也是純子詐欺手法下的受害者。時間發生在純子辭去幼稚園工作後的一陣子。

純子前往該女子家中拜訪,並請託對方:「我目前在一家名為『世界』的公司上班,現在正在做促銷。阿姨您要不要辦張卡?」然而允諾辦卡之後,不知何時竟被扣款一百萬圓,她慌忙聯繫純子,結果純子要求她前往位於柳川的總公司,出面應對的竟是社長松永。松永親自聽完她的抱怨後,深深鞠躬說:「我會負起責任處罰純子。」但隔天純子又找她到公司,將她帶至一個小房間,氣勢洶洶地責問:「我被松永痛罵一頓!阿姨,妳究竟打算怎麼樣!」跟在一旁的公司年輕男性也幫腔恫嚇:「信不信宰了妳!」該女子當時雖然勉強脫身,但日後回憶起此事,仍發抖地說:「我還以為自己會被殺掉,再也不想見到純子了。」

聽到陳情的市議員認為,「背後應該都是那個叫松永的男人在操控吧。原本那麼嚴肅正經的女孩,因為這個男人竟然出現這麼大的變化。」相當同情純子的雙親。純子也在法庭上承認,於世界公司時反覆做了多起同類型的詐欺。

因為松永的指使,純子詐欺、威脅熟人,親手破壞自己至今累積的人際關係,打破了自小培養的道德觀。可以說,當純子願意做出這種行為時,也就距離被「洗腦」的最後階段不遠了。

在世界公司幫忙時,純子的道德原則崩毀,面對犯罪行為也已經不再抱有任何厭惡感。若非如此,恐怕又會出現想要自殺的衝動。雖說停止思考、麻痺自我的感覺算是「求生之術」,但代價即是純子不得不更加依賴松永。

一九九二年七月,松永伴隨純子前往柳川信用銀行,要求分行長延長期票的支付期限,但分行長不同意,兩人遂威脅分行長、砸壞對方桌子。後來因分行長提告,警方以脅迫與毀損器物嫌疑,對松永與純子發出拘捕令。此外,警方還查出兩人詐欺某年長女性約三百五十萬圓,因此也取得詐欺嫌疑的拘票。

……

松永太的說詞

至此為止,本書透過純子與恭子的證詞、檢方的偵蒐資訊,以及對相關人士的訪談等資料,回顧了緒方一家人遭監禁、殺害的事件。不過此事件還存在另一個或許可稱為「松永版本」,由完全迥異的觀點訴說的故事。

松永自始自終都堅決否認檢方或純子的主張,認為自己並未控制緒方一家人。

「沒有對用餐、就寢、排泄等強加限制。也沒給他們分位階。因為大家共同生活,所以我設下最低限度的規則,只要能遵守,我都容許緒方家的人自由生活。」

「有對緒方家的人進行電擊,不過那是帶著管教意義執行的。我稱之為『秩序型電擊』,也就是為了讓對方遵守規矩才電擊,絕對不是虐待。而且電擊次數又少,多半都在手腳部位,我在事前也一定會說明理由,取得對方同意;換句話說,就是在知情首肯(Informed Consent,又稱知情同意)的情況下實施。說他們死亡之前被我大量、密集電擊,根本不是事實。」

特別是對純子的電擊,他執拗地強調那是一種「管教」。

「我承認電擊純子,但絕非純子證詞中那種殘酷的做法。我對純子而言,就像是個性格暴躁的父親,為了讓她遵守各種該注意的事項才施加『懲戒』,絕對不是虐待。純子也同意這事。」

「首先針對純子做家事的方法,我就有所不滿。她做菜時讓我最吃驚的,就是連臭掉的東西都會端上桌給孩子們吃。冰箱裡的食物由純子管理,可是裡頭長了大量霉菌,塞了一堆已經腐敗的東西。女人嘛,都是先確認冰箱裡有啥東西後才出門採買,我老媽、前妻都是這樣,可是到了純子這裡就不是這樣。不管有還是沒有的東西,一買就是一堆,全都塞進冰箱。就像大葉紫蘇,都已經變黑了還放了一堆在冰箱裡,讓我都懷疑『這傢伙是沒辦法跟冰箱相處還是怎樣』。叮囑她不下數十次,也用電擊管教了,但她還是那樣,沒有改善。」

這類供詞不勝枚舉。松永每次都像是把法庭當成單口相聲會場一般,引來哄堂大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