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不住的夢想:一個農民工的生存日記epub,azw3

止不住的夢想:一個農民工的生存日記
止不住的夢想:一個農民工的生存日記

止不住的夢想:一個農民工的生存日記epub,azw3电子书下载。本書原本再現了當代農民工鮮活而又殘酷的生活場景,挖掘我們司空見慣的「風景」裡被忽略的人的生活,折射中國當代工廠倫理的匱乏,多數工人尊嚴和權利的被忽略的現實。使用日記體的白描手法,具有更加真實的田野文獻的參考價值。

農民是全社會穩固的最堅定的基石,我們對待”基石”的態度就決定著我們這個社會是否能夠穩定、安寧與祥和。我們不要辜負他們的辛勞,不要用世俗的眼光去低看在農田勞作的農人,正是因為他們在沒有豪華的辦公樓、沒有舒適的冷熱空調房的庇護下乾著粗活、累活、臟活,才為我們提供了充足的糧食與食物,但他們離開土地又開始為城市賣苦力——建築工,我們多數人關心房價,關心房子的戶型是否舒適等問題,但很少有人關心這些房子建造者的生活處境與他們所付出的艱辛勞動。本書原本再現了當代農民工鮮活而又殘酷的生活場景,挖掘我們司空見慣的”風景”裡被忽略的人的生活,為我們精準地打開了一扇通往”民工”生活的大門,折射中國當代工廠倫理的匱乏,農民工、普通工人尊嚴和權利的被忽略的現實。而且這種日記體白描手法,具有更加真實的田野文獻的標本價值。

书名: 止不住的夢想
作者: 姬鐵見
格式: AZW3, EPUB

伙食

可在工地,市場上什麼菜大量上市最便宜,這段時間內便只吃這種菜,這個時期以來,我們早、中、晚一天吃的都是茄子,我對吃飯還不挑剔,可吃著吃著就怕了……

我撈了半碗麵條,待到吃完重撈時,卻發現滿滿一大盆子的菜連湯水也沒了,不得已,只好舀了一碗麵湯用來充饑。

2009年8月8日 陰

今天中午,按規定改善伙食,說是改善,也就是吃雞蛋。這樣的改善,對許許多多的人來說,也不過是稀鬆平常的伙食,可在工地,市場上什麼菜大量上市最便宜,這段時間內便僅吃這種菜,這個時期以來,我們早、中、晚一天吃的都是茄子,我對吃飯還不挑剔,可吃著吃著就怕了,以至於一天中午打了飯菜實在咽不下去,就在附近飯店買了幾個青辣椒,用鹽醃了湊合著吃了兩個饅頭,想不到下午上工鬧起了肚子,受了大半天的罪。

所以,雖說是許多人早已不以為然的雞蛋,雖說雞蛋並不多,一大盆冬瓜摻了看上去絲毫不顯,可我和工友們都吃得興高采烈。

上工後,工長因為有事不能現場監工,加上活兒也不算急,我們幹幹停停,難得地輕鬆。吃了冬瓜摻雞蛋,又幹了一下午較為輕鬆的活兒,真算是美好的一天了!

2009年8月16日 小雨

今天上午,跟著電工幫助甲方改換線路,忙活半天,想不到人家會請我們到飯店吃飯。招呼我們的是甲方的兩個電工,他們雖然在單位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角色,但在我們面前,此時明顯擺出了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那眼神那言語,也儼然一副大領導的架勢呢!哎,看來人大都是有虛榮心的,只要遇到合適的機會,我想,就連乞丐說不定也會自我炫耀一番吧。

不過,滿滿的一桌菜,真是讓我們大飽了口福,不怕別人笑話,我是吃得肚子脹得好痛好痛(我想,這絕對應該是我在建築工地吃得最好的一頓飯了)。

2009年8月25日 晴

中午吃飯時,因為天氣炎熱,四處都是白花花的太陽,我和一些工人只好到馬路邊的樹蔭下吃飯。後來,一位戴著眼鏡、衣著時尚的女人,從我們身邊路過時,竟然站在那裡看了起來。這時,埋頭扒飯的我,看到她盯著我們的飯碗,分明流露著一種異樣的神情——我們手裡抓的是饅頭,碗裡盛的是已經吃了不知多少頓的與其說是炒茄子還不如說是清水煮茄子,她是驚訝、同情,還是什麼呢?只是,我突然沒了往日的因為勞累而吃飯時大口吞咽的興致,因為,從她異樣的眼神裡面,我深刻地感覺到了一位建築工人的辛酸和卑微。這種感覺,比起工地上的辛酸和勞累,讓我更加難受。

……

花事

有時候,兩個人都想那事了,結果因為破環境,整來整去怎麼也整不好。特別我老婆,沒辦法就使勁咬我,咬得我好痛好痛,時間一長,搞得我都不敢想那事了。哎,說來說去,還是咱們命苦,享受不了人家享的那個福分喲!

2009年5月25日 晴

上午幹活的時候,我聽到一位老鄉和別人在聊天時說到了我們家鄉的一件事。我不知道他是因為什麼說起了這件事,只是猛然間就想起了他說的那件事——他說的其實是過年的時候(2008年春節期間)發生在我們那裡的一件兇殺案。雖然當事人是和他一個村裡的,兇殺現場只是離他家沒有多遠,但因為山裡人那平靜的一年四季幾乎什麼波瀾也不起的死水一般的生活狀態,我其實還有我們一起出來務工的這些一個鄉里的人,都知道這個案子。

說來也不是一件什麼光彩的事!那是一個常年在外打工的婦女,過年時居然把自己在外面混的老相好給帶到了自己家裡(我不知道城裡人對這個“老相好”是怎麼叫的,只知道我們山裡人管他叫做“野男人”)。太具體的細節,很多人都不知道。大家知道的,是這個婦女長得十分漂亮。我的一個稱其為三嬸的鄰居,在兇殺案發生後,曾對我說,那個婦女長得就是好看,細白細白的,要個兒有個兒,要樣兒要樣兒(山裡人形容女子長得好看,不會用什麼詞彙,一般都是這麼說的),在外招惹男人也真不奇怪。

兇殺案怎麼發生的?別人都說,是那個漂亮女子的老相好出山回家的時候,她那平日老實巴交的丈夫主動提出要送一程;結果,他把那人——嚴格來說應是自己情敵的那人送出村子沒有多遠,就用手裡挑東西用的扁擔從背後照著那人的後腦殼狠勁掄砸,砸死之後,順勢把他推到路邊有著一段懸崖的河道底下。接下來,自己回家喝農藥自盡了。

案子很快就破了,從鄰居嘴裡我聽說有很多人都不明白,說那個漂亮女子的丈夫其實很早就知道老婆的事了,並且老婆把她的相好領到家裡之後,看上去他也沒有怎麼仇視、憤怒,說白了就是說看起來毫無殺機的、在自己的老婆面前從來都是唯唯諾諾的老實巴交的莊稼漢,咋會幹出了這樣的凶事?

他們不明白,有誰明白?只是,生活中這樣的事情,不是經常都能看到嗎?那個時候,聽著鄰居對這件事情的議論,我就曾經不僅如此慨歎,而且還不停地莫名其妙地幻想那個女子和那個男子是怎麼在外相識相好的?她(他)們的關係到底是基於什麼樣的動機和目的?結果,想到最後,我得出的竟是一個十分簡單的答案:我覺得,任何出軌的畸形的感情,其實都存在著可怕的潛在的危險!

老鄉和工友還在談。專注的神情和驟然嚴肅的面孔,不由讓我揣測他們是否也會產生和我一樣的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