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维与马衡往来书信epub,azw3

王国维与马衡往来书信
王国维与马衡往来书信

王国维与马衡往来书信epub,azw3电子书下载。马衡生前曾说过,在他的学术之路上,王国维先生对其影响最深。1919—1927年(王国维去世前),马衡与王国维过从甚密,书信往来频繁。通信内容主要涉及青铜器、虎符、度量衡、石经、古文字等考古学术问题,以及马衡代表北京大学约聘王国维、马衡等人集资赞助王国维刊印《切韵》成书、王国维愤而脱离北京大学等方面。本书集马衡致王国维书信47通,王国维致马衡书信40通,共87通信札。

书名: 王国维与马衡往来书信
作者: 王国维
格式: AZW3, EPUB

1920年1月29日(农历十二月初九日)

静安先生大鉴:

得复书,敬悉。“尊、罍”条当依尊说改之,原稿请不必寄还矣。“甗”恐仍是煮饭之器。古人皆以水蒸饭,今北方犹然。《世说新语·夙惠》类“宾客诣陈太丘宿”条:“炊忘着箅,饭落釜中成糜”,可以见汉人炊饭之法。“箅”即有孔之隔,不知先生以为然否?今又续编“觥”至“盘”“匜”九条,录以呈政(正)。敬颂

著祺

后学马衡上言 一月廿九日

正封发间得示,敬悉。即当从命删改。

1920年2月16日(农历十二月廿七日)

静安先生大鉴:

昨得复书,敬悉。尊意古“氏”声与“氐”声不同部,支部与元部阴阳对转,而不能与真部转。惟据家兄幼渔云,对转之字多属双声,颇疑孔氏对转之说有未谛处。“辰”与“氏”为双声,似可相通。“审禅”二母为古纽“透定”之变,古音“氏”声与“氐”声不甚相远,且“觯”从“单”声,与“氐”俱属“端”母,而“氏”“辰”并属“禅”母,在古音皆为舌音,“觯”字重文,似可不必疑。不知尊意以为何如?吴鐸之说可为句鑃(1)出南方之证。但未明出处,不敢引用。《文子·上德篇》云:“老子曰:‘鸣鐸以声自毁,膏烛以明自煎。’”句例与先生所记略同。未识即此否?“翟”与“睪”为双声而不同部,与“尧”则为同部。但不知传世之“句鑃”是有舌之“鐸”(2),抑无舌之“铙”(3)?未见原器,仍难断定也。“四时嘉至钲”想即叔蕴先生所藏者,惟叔蕴先生云“是断磬”,与程氏《通艺录》所考隐合,不知先生曾见其形制否?尚乞有以教之。“新莽侯钲”及“牛马鐸”皆拟及之,改定后再行呈教。专肃,敬颂岁祺

后学马衡上言 二月十六日

【按】“昨得复书”,可证1月29日至2月16日间,当有王、马往来书信各一函,其内容是讨论马衡之《金石学讲义》稿“盉”“觯”等条目的考证定义;如马衡在其《金石学讲义盉》稿“觯”一节引述王文说明:“王静安据此定‘盉’为和水于酒之器,所以节酒之厚薄者,并论其形制曰:‘其有梁或銴者,所以持而荡涤之也。其有盖及细长之喙者,所以使荡涤时酒不泛溢也。其有喙者,所以注酒于爵也。’今从王说,定为酒器。”在“觯”一节说明其说来源曰:“……王静安以为《说文》觯、觛、卮、、五字实即一字,鍴、耑固即《说文》之,亦即《礼经》之觯。其说是也。”

1926年8月22日(农历七月十五日)

叔平先生有道:

顷奉手书,敬悉一切。尊著甚该备,除《墨庄漫录》一条外,绝无可以相补益者。

今日偶翻《三字石经》拓本,见有“飨或作其”四字,乃《无逸》“肆中宗之享国”及“作其即位”之文,又见“逸”“厥”二字,乃“生则逸”及“自是厥后”之文,此二石不知兄已查出否?敬以奉闻。

拙著《观堂集林》此间已无存书,富晋书社闻亦仅存白纸数字。前曾函孟寄京,至今未到,当缘其处境不顺,故无心及此耳。专此奉复,敬候

起居

弟维顿首 十五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