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的东北接收历史:白山黑水北虜恨──東北接收三年災禍罪言pdf

白山黑水北虏恨──东北接收三年灾祸罪言pdf原刊载于《传记文学》。

有关东北接收著述,所见无多。近年恭读「传记文学」第一九一期,选载蒋总统经国先生原著「五百零四小时」(民国三十四年冬在东北的一段日记),仅自当年十月二十五日至十一月十四日的二十天记事,实係长春中、俄谈判的重要阶段,春秋之笔,鞭辟入里,洞察中共、俄共狼狈为奸的阴谋;感慨其时主持接收当局的柔弱;一片爱国情操,无限辛酸,洋溢字里行间,关于「那段对国家命运有重大关係的东北往事」,虽数页已足窥全豹;自愧我这长篇累牍,反成多馀。

下载:《国军的东北接收历史:白山黑水北虜恨──東北接收三年災禍罪言pdf》

另见「传记文学」第一七九期载有「张公权(即张嘉璈)先生自述往事答客问」刊误补述一文,其末多涉参加东北接收事。他在长春阶段是很辛苦的,今日却能虚心答谓「可以说没有成就的」。有关中、俄东北经济合作一节,他说:「我在东北,苏联代表问我的意见,我答以对于东三省,好似英国对加拿大,这是英国的土地,可是不一定凡事都顺从英国,且也可以与美国发生平等互惠的经济关係,这是我对东北的主张。」读后,语意莫明;尤其对于东三省「好似英国对加拿大」之譬,惶惑不解。其馀,纵已事隔多年,迄仍存其模稜之见。所幸已具「总之,与苏联打交道,是天生一件难事,为常人所难推断。」的痛悟。公权先生退休后在海外治学的高风亮节,确被世人多所推重。

东北接收之役,是一场智与愚、忠与奸、善与恶、贤与不肖,切不饶人的重大考验。三十年来,国难世变,惊涛骇浪,几渐淘尽此役的剧中人;其中的生、死、荣、辱知多少?前后派去督率军政的主角。如熊式辉自离职至逝世,对东北贻误事,似无一言交代;总算终能归正首邱。陈诚事后有悔意,当时虽具谋国之忠,心馀力绌;但是生前最末旅程,对台湾、对国家,皆有其辉煌贡献。庸懦祸国的卫立煌,以待罪之身,投奔红朝,受尽凌辱而毙;他的降贼先进张治中,在对卫致「悼词」中,居然无耻地说他是「作了善始善终的选择」。至于杜聿明、廖耀湘等以次败降将军,多不足道。

重划的新省区

釐定或调整省区,宜为国家根本大计,自非匆匆所能办;论者谓东北省区重划,确乃急就章之作。係就日本蓄意侵略乃至吞併东北的伪满地图为蓝本,自多忽视东北之地缘的国防基本条件;而未能深研幅员、辖区、人口、物产、财力的均衡与发展,亦其重大疏漏。也眞省事,即依原经伪满一再割裂拼合的十七省,几乎原封不动的二省併成一省,成为新的九省二市:辽宁省、辽北省、安东省、吉林省、松江省、合江省、黑龙江省、嫩江省、兴安省,大连和哈尔滨二院辖市。

重划东北新省区为一时权宜则可;设作长治久安之图,万万不可。初仅接收少数省市,亦已发生省与省、省与市间的纷扰不少。试擧以现地实际的例证:如原定松江省省会设于哈尔滨市;接收时,卽发生松、哈省市间界线与权责问题,省方由我出面,和哈市长杨绰庵会商,他还争得面红耳赤。其时,适民初曾任滨江县长的莫德惠在哈,请予仲裁,也没弄清;幸而是一场迹近形式的接收,不了了之。如辽北省旣有地形和新划邻省辽宁、安东、吉林、嫩江相互穿揷的治理不易,复加人口稀少与财源不足的建设维艰。从现地所知如许困扰问题,已足说明匆促缩划东北省区的错误。

迄民国三十六年六月五日,国民政府再行公佈东北各省市重新调整的区划,乃集各方反映意见,慎重研究,省市边界,多所改变:如松江省会移至牡丹江市;辽北省地区亦与各邻省互有增减;自皆牵动所有省市界线,和内蒙各旗的划隶。此次调整,确多改进,却仍有待于复我河山再度接收的考验。

下载:《国军的东北接收历史:白山黑水北虜恨──東北接收三年災禍罪言pdf》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