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快來吧!:皮凱提的二十一世紀問答epub,azw3

社會主義快來吧!皮凱提的二十一世紀問答
社會主義快來吧!皮凱提的二十一世紀問答

社會主義快來吧!:皮凱提的二十一世紀問答epub,azw3电子书下载。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二十年,在全球疫情與貧富不均加劇中過去了。未來當人類回望此刻,會如何寫歷史?是前一個時代的延續,或是變革的開始?

《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凱提,用觀點為2016-2021年世界大事留下註記。這是個不安的年代,考驗著人類能否做出新的思考、提出新的答案

《社會主義快來吧!:皮凱提的二十一世紀問答》是法國經濟學家托馬·皮凱提(Thomas Piketty)出版的一部著作。在本書中,皮凱提回顧了他的著作《二十一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的內容,並對二十一世紀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進行了分析。

皮凱提認為,二十一世紀是全球經濟不平等加劇的時代。在過去的四十年間,全球頂級富豪的財富增長速度遠遠超過了其他階層的財富增長速度。這種趨勢可能導致社會動盪和政治不穩定。

皮凱提認為,要解決全球經濟不平等問題,需要採取以下措施:提高對遺產稅和資本利得稅等稅收的徵收力度。增加對教育和醫療等公共服務的投入。促進經濟增長,並將增長成果惠及所有人。

皮凱提認為,社會主義是解決全球經濟不平等問題的一種可能途徑。社會主義強調社會公正和平等,並可以有效地控制經濟不平等。

书名: 社會主義快來吧!:皮凱提的二十一世紀問答
作者: 托瑪.皮凱提(omas Piketty)
格式: AZW3, EPUB

希拉蕊、蘋果與我們
Hilary, Apple et nous
2016年9月13日

再過不到兩個月,美國即將選出新總統。如果唐諾.川普(Donald Trump)勝選,對他的國家來說可能是個災難,不過對世界其他國家而言也是如此。種族主義、粗俗、滿腦子都是自己和自己的財富,川普集美國最糟糕的特質於一身。而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如此難以與他拉開民調差距的事實,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思考的問題。

川普的策略很典型:他向遭受全球化打擊的白人小老百姓解釋,他們的敵人是黑人小老百姓,是移民、墨西哥人、穆斯林,如果偉大的白人億萬富翁把這些人趕走,一切就會變好。他激化種族與認同的衝突,以避免可能使他成為箭靶的階級衝突。種族對立的巨大力量在美國歷史上始終扮演著核心的角色,美國的福利國家與社會連帶精神(solidarité)之所以薄弱,極大部分也可歸因於此。川普只想把這套策略推到極致,不過他還加進了幾個重要的新成分。首先他倚仗一種意識型態,亦即有錢人的財富是應得的,市場與私有財產是神聖的,過去數十年間這種觀念在美國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其次,這種政治衝突結構現在有擴散到世界各地的趨勢,尤其在歐洲。幾乎在每個地方,我們都會在中下層選民身上看到一種混合了仇外傾向與認命接受全球化資本主義法則的態度。既然不能奢望金融與跨國集團的管制出現什麼了不起的突破,我們就攻擊移民和外國人吧!這樣就算不能帶來太多好處,至少不會那麼痛苦。許多投給川普或勒朋(Le Pen)的選民內心深處的信念很簡單:責怪移民比責怪金融資本主義或是想像另一種經濟體系要簡單得多。

面對這樣的致命威脅,左派與中間派的反應顯得搖擺不定。他們有時和主流的認同修辭站在一起(例如很可悲的,今年夏天布基尼〔burkini〕在法國引起風波,而火上加油的是自詡進步派的總理),或者更常見的是任由中下階層自生自滅,因為他們投錯人、不愛投票而且對他們的競選經費貢獻較少(要有動力前進,沒什麼比得上幾個有錢的捐助者!)。因此左派和中間派政黨才不得不同樣開始宣揚市場教,讓自己和民粹主義右派的主要差異落在捍衛種族平等與文化平等──至少形式上捍衛,這算不錯了。這讓他們可以保住少數族群與移民的選票,卻失去眾多土生土長的中下階層人口的支持,因此他們的退縮越來越明顯,傾向保護全球市場上條件較好、獲得較多好處的群體。

邁向另一種全球化
Pour une autre mondialisation
2016年11月15日

讓我直接破題:川普的勝選主要是因為美國這幾十年來貧富差距與地域發展落差暴增,以及歷任政府不能面對此一問題的結果。柯林頓與其後的歐巴馬政府所做的,大多只是跟隨雷根與其後的布希父子開啟的推崇市場萬能與市場自由化運動,要不然就是更火上加油,好比柯林頓推動的商業與金融去管制化政策。其他因素則包括民主黨的政治與媒體菁英被質疑與金融界過從甚密,以及未能從桑德斯獲得的選票中學到教訓。希拉蕊在中下階層的選票上險勝,但年輕人與弱勢者的支持率太低,以致無法在一些關鍵州領先。

最令人沮喪的是,川普的政策只會加速不平等惡化的趨勢:他打算廢除歐巴馬政府費盡千辛萬苦才讓貧窮受薪階級享有的醫療保險,還打算讓美國來個財稅傾銷之後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因為他要把聯邦營利事業所得稅的稅率從35%降到15%,而在此之前,美國一直努力不受歐洲減稅戰爭的影響。更別說美國政治衝突的種族因素越來越深,讓人對未來悲觀,不知能否找到新的折衷點:這個國家的白人主流社群有60%會固定投給某一政黨,而少數族群超過70%會投給另一個;此外,主流族群的票數優勢正在流失(2016年占投票人數的70%,2000年時為80%,預測2040年會占50%)。

歐洲與全世界得到的教訓非常清楚:徹底改變全球化的走向乃是當務之急。這個時代最大的挑戰就是不平等惡化與氣候增溫。因此我們必須制定國際條約以回應這些挑戰,並推廣一種公平且永續的發展模型。這些新型態條約的內容,必要的時候可以包含促進貿易的措施,不過貿易自由化的問題不該再成為核心。貿易應該展現貿易原本就該有的樣子:一種服務更高目的的手段。具體而言,我們應該停止簽署減低關稅或其他貿易壁壘的國際條約,除非條約中列入,且第一章就列入有助打擊財稅與氣候傾銷的強制性條款,而且要有具體數字,例如對企業利潤的共同最低稅率,以及可檢證、附罰則的碳排放目標。協商自由貿易協定卻不交換任何東西將不再可能。

從這個角度來看,《全面經濟貿易協定》(Accord économique et commercial global,CETA)──兩造為歐盟與加拿大──是一項過時的協定,應該被揚棄。這個協定專門針對貿易,不包含任何財稅或氣候領域的強制規定。相對的,它卻有一整塊關於「投資者保護」的規定,跨國企業可以依此向私立仲裁法庭控告國家,繞過所有人適用的公立法庭。大家都知道條約規定的制度並不完備,尤其是仲裁法官報酬的關鍵問題,而這會導致種種亂象。正當美國司法帝國主義氣焰更甚以往,要求歐洲企業遵守其規定與規費,公立司法系統的力量卻遭削弱,實在荒唐。最應該做的反而應該是建立強大的公權力,並成立有能力讓公權力的裁決得到遵守的歐盟檢察官與檢察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