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十年大變局:野島剛觀察的日中台新框架epub,azw3

台灣十年大變局:野島剛觀察的日中台新框架
台灣十年大變局:野島剛觀察的日中台新框架

台灣十年大變局:野島剛觀察的日中台新框架epub,azw3电子书下载。野島剛於2007年被《朝日新聞》派駐台北,第二年近距離觀察了台灣總統大選,選舉結束後,他和許多台灣人都認為二十年內民進黨無法再起。不料,短短八年之後,台灣人卻做出了完全不同的決定。野島剛認為,就這方面而言,台灣可說是民主化的優等生;所有想要理解兩黨制的人,首先都應該到台灣來觀摩。

在《台灣十年大變局》中,野島剛相信「台灣就是台灣」的人們已經凝聚成群,2016年總統大選的結果,正是最有力的證言。毫無疑問,只把台灣當成中國問題的附屬物、或者說日美同盟的附屬品,這種面對台灣的姿態,在現實主義的意味下,已經顯得不夠真實了。他認為日本首先必須摒棄對台灣的「思考停止」;以此為基礎,再認知「台灣就是台灣」,在自己心目中創建起與真實相稱的台灣理解。這是把台灣視為「固有領土」、深信不疑的中國所做不到的事。日本在使用台灣這面「鏡子、重新省察自身時,則理應能從中獲益良多。毫無疑問,這是自日本與台灣首次交會的19世紀至今,台灣人對日本人最深的期許。

书名: 台灣十年大變局:野島剛觀察的日中台新框架
作者: 野島剛
格式: AZW3, EPUB

墜落的起點——馬王政爭

在馬英九第二任期開始的二○一二至二○一三年前半,儘管支持率偏低,不過台灣社會對馬英九的看法還是處於褒貶互見的形勢。馬英九真正意義上的走下坡,是在二○一三年的秋天;當時馬英九針對台灣的立法院長王金平發動了意圖將之鬥倒的「政爭」。這場在台灣稱為「九月馬王之爭」的政爭,其理由是王金平有「關說」之嫌。在日本,二○一六年一月,經濟財政擔當大臣甘利明宣布辭職,一時話題騷然;甘利所涉及的也是「關說」。

對馬英九而言,王金平一直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二○○五年,兩人曾在黨主席選舉中相互競爭;雖然當時是由馬英九獲勝,不過兩人之間從此就產生了所謂的「馬王心結」。身為外省明星政治家、沿著黨組織一路順遂出人頭地的馬英九,和身為南部本省人、一步步從基層爬上來,最後以立法委員身分抬頭的王金平,兩人既是截然相反的對照,也是國民黨兩大潮流——外省派與本省派的象徵。因此,兩人的爭執在某種意義上或許是命中注定之事。

如果說馬英九在總統任內有什麼時候認真想過要放逐王金平的話,那大概就是二○一二年的立法委員選舉了。當時他有一個選擇,那就是不提名王金平。但是,被稱為「王金平派」的立法委員們,就當時來說占了黨內立法委員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因此,身兼黨主席的馬英九,最後在基於黨整體運作的考量上,會認為跟王金平和睦相處才是上策,也是無可厚非之事。

只是,立法院事實上已經被王金平分割出來、自成一國,馬英九期望通過的人事案與法案,無法順利過關的情況也很明顯。從王金平的角度而言,大概會說:要聽取在野黨的意見、謹慎審議方為正軌;可是在馬英九想來,王金平就像是「獅子身上的害蟲」一般,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此可以想像得到,馬英九內心長久以來一直等待著放逐王金平的機會。

二○一三年九月的某個晚上,檢察總長黃世銘突然造訪總統官邸,向馬英九傳達了有關王金平的「關說」疑雲。民進黨在立法院的領袖人物之一、公認與王金平意氣相投的柯建銘,似乎因為希望自己在某案件中不被上訴,所以向王金平請託;之後,王金平打了一通電話給法務部長曾勇夫,後來柯建銘真的就沒有被上訴。

竊聽柯建銘的台灣檢方詳細掌握了這整件事的過程,卻沒有立案偵辦,而是由檢察總長去向馬英九報告說,「有這樣一件事情」。

……

馬英九的焦慮

另一個外部要因,在我看來,是馬英九的焦慮。二○一四年對馬英九而言,應當是個勝負之年,畢竟這年十一月,在預定於中國北京召開的APEC會議上,馬英九很有可能首次以台灣總統的身分出席會場,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達成歷史性的會談,從而樹立起自己的「歷史定位」。雖然馬英九表達出席北京APEC的意願已經是公開的事實,不過他的心理動機則是我的推測;只是,這樣的推測,在我看來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太陽花運動的發端,是始於國民黨相當粗暴急切地推動兩岸服貿協議。事實上,國民黨的急切已經到了不合常理的程度,而下達這種指示的,則是身兼黨主席的馬英九。服貿協議及早過關,不正代表著對中國釋出「善意」的信號嗎?除此之外,我實在想不到任何理由必須急到這種地步了。

這次急切粗暴的行動,付出的代價相當之大。對馬英九個人的不滿、對於和中國過度急速接近的不滿、乃至於對本地就業機會在全球化機制下流失與長期低薪的不滿……在台灣社會中發酵的種種不滿,宛如燎原烈火般一口氣蔓延開來,反過來演變成對於原本明顯屬於違法行為的學生的同情和支持。這種猛烈的燃燒,在占領立法院期間那場為數高達五十萬人的大規模示威抗議中,達到了最高潮。當時正在台灣的我,被示威展現的那種活力所震懾,並感到驚歎不已。在反國民黨的示威中,通常出現的總是一些似曾相識的老面孔,但這天的示威中,卻出現了大量的一般民眾,這是我所不曾見過的。

從這方面來看,不管是「與王金平的權力鬥爭失敗」,或者是「實現兩岸領袖高峰會的野心」,這兩個外部要因,全都是馬英九自己所造成的。因此,雖然這樣說或許有點難聽,不過這完全是他「自作自受」的結果。在這個時點,馬英九政權已經早早陷入了跛鴨化的窘境。二○一三年九月政爭中,馬英九一度親啟戰端,卻因為策略失當,最終無法成功放逐王金平;太陽花運動時的窘境,正是當時失敗的後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