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上的新月:伊斯蘭統治下的西班牙(711-1614)epub,azw3

十字架上的新月:伊斯蘭統治下的西班牙
十字架上的新月:伊斯蘭統治下的西班牙

十字架上的新月:伊斯蘭統治下的西班牙(711-1614)epub,azw3电子书下载。中古歐洲唯一的伊斯蘭土地,基督徒、猶太人、穆斯林共居八百年,這裡是戰火四起的地獄,也是和平共處的天堂。

本書重點

1.傳統天主教國家的八百年伊斯蘭歷史。
2. 挑戰伊斯蘭與基督教對立的二元史觀。
3. 重新思索信仰在人類歷史中的角色。

卡洛斯的《十字架上的新月》為「伊斯蘭西班牙」的歷史提供了一個有洞察力和細緻入微的觀點。以廣博掌握原始資料和二手文獻為基礎,注定會使歷史學家用全新眼光看待伊斯蘭教在伊比利半島的表現。

书名: 十字架上的新月:伊斯蘭統治下的西班牙(711-1614)
作者: 卡洛斯(brian A. Catlos)
格式: AZW3, EPUb

開口

一八九八年六月八日,在安曼東部大風吹拂的沙漠中,捷克學者和探險家穆齊爾發現了伍麥亞哈里發在七四○年代建造的狩獵行宮庫塞爾阿姆拉城堡。在城堡裡面,穆齊爾找到了損毀嚴重但仍然讓人眼睛一亮的拜占庭風格壁畫:有畫著騰躍的赤裸舞者,有畫著後足立地和演奏樂器的動物,有一幅天宮圖,還有一幅畫著六個君王向一個最高主宰致敬。根據希臘文和阿拉伯文的雙語圖說,前三位君王是波斯國王霍斯勞、拜占庭皇帝和衣索比亞國王。剩下的三個人物只有一個的名字流傳下來,他在希臘語中稱作羅德里克,在阿拉伯語稱作 Ludheriq。這就是西班牙最後一位西哥德人國王的肖像。他在七一一年被塔里克的軍隊殺死,卻在壁畫裡面復活,以認證伊斯蘭哈里發的榮耀。

穆斯林征服西班牙僅僅三十年之後,羅德里克的死,便已經在阿拉伯人的想像裡擁有了神話分量。安達魯斯是穆斯林兵力向西推進的最遠處,在阿拉伯人的想像裡是個遙遠和充滿異國情調之地,肥沃而流淌著財富,是勒死羅馬帝國的下一步。驕傲國王羅德里克已變成了一個傳奇人物,同時受到阿拉伯人的鄙夷和仰慕。在不同的征服敘事裡,他是一個高傲的人物,而他會讓自己和人民滅亡是因為他太自鳴得意,膽敢對抗順天應人的伊斯蘭大軍。

對「西哥德西班牙」(阿拉伯人將稱之為安達魯斯)的征服,七一一年四月如火如荼地展開,當時穆薩.伊本.努賽爾的副手塔里克.伊本.齊亞德聚集兵力,渡過分隔休達和西班牙南部海岸的狹窄海峽,登陸在日後將會以他為名的巨巖直布羅陀(這是「塔里克之山」之意)。不過他不是跳入未知:上一年他曾派遣一支遠征隊對伊比利半島南端進行偵察任務。塔里克的部隊(大概有幾千輕騎兵和步兵,還帶著家人)一渡過海峽,就向北朝瓜達幾維河的城市密集地區進發。在內陸某處,他們將會和羅德里克的軍隊迎頭相遇。兩支軍隊在瓜達萊特河的河岸上交鋒,地點八成就在加的斯的東邊。僅僅一天,西哥德王國的命運便決定了。羅德里克的軍隊被擊潰,包括國王本人亦死於刀劍下。「征服」的阿拉伯文是 fath,那也是「打開的開口」的意思:在西哥德軍隊盡墨於一役之後,整個西班牙都向塔里克打開了。

收到這個消息後,伊菲里基亞總督穆薩.伊本.努賽爾派出增援部隊,第二年又親自帶著兩個兒子阿布杜.阿齊茲和阿布杜.安拉前往西班牙。所以,征服西哥德王國和征服敘利亞或埃及的情形其實很相似。隨著防禦能力完全被摧毀,當地人除了默然接受沒有其他選擇,因而沒有太多重大的頑抗場面。對穆斯林來說,挑戰是盡可能快速推進以坐收敵人混亂之利,把推進速度和控制既得領土的能力平衡得恰到好處。到了七一四年,穆薩和他的兩個兒子進入西班牙北部,攻占了中央大高原上的各個城市,又在七一六年一一降服庇里牛斯山脈南坡的城鎮。

……

信仰與權力

隨著許多安達魯斯人對於「泰法」諸王的統治感到厭倦,他們大部分人別無選擇,只有把最後希望寄託在阿爾摩拉維王朝,而這又是拜宗教精英中某些人士的遊說所賜。這個宗教精英部分包括了「法基赫」和神祕主義聖人,後者的分量愈來愈重,在一般信徒的眼中代表了伊斯蘭教的面貌。所以,當阿爾摩拉維王朝尋求以「法特瓦」合理化他們對於安達魯斯的侵略時,與其說是要給它的征服披上一件虔誠的外衣,不如說是試水溫,看看它的權威和嚴格的意識形態,是不是受到安達魯斯人歡迎。

阿爾摩拉維王朝的吸引力,有一大部分是來自他們能夠保護安達魯斯人對抗基督徒。所以,當阿爾摩拉維王朝在一一二○年代連連戰敗之後,民心開始背離它。馬利克派的司法權力,因為是建立在民眾的認可上,必須要對戰敗一事表態,而許多的溫和派也開始撤回他們對王朝的支持。不過,馬利克派宗教精英的受歡迎程度業已衰退,因為「烏里瑪」和一般老百姓,愈來愈被蘇菲派和其他伊斯蘭神祕主義派所吸引。

這些宗派自十世紀初期便一直攻城掠地:在當時,由末世思想點燃的密教主義橫掃整個歐洲和地中海地區的基督徒、穆斯林和猶太人社會。安薩里的作品曾經被阿爾摩拉維王朝焚燬,但此時卻得到安達魯斯苦行者的捍衛。他們逐漸成為宗教與政治上反抗的核心所在,為阿爾摩拉維王朝的垮台和阿爾摩哈王朝的上台鋪路。當初那些為了反抗基督徒國王和與他們勾結的穆斯林為由私人出資興建的「烈巴特」,現在也成為了在宗教和軍事上鼓吹反抗阿爾摩拉維王朝的據點。因為沒有其他選擇,那些反對阿爾摩拉維王朝的穆斯林,現在也積極尋求基督徒君主作為恩庇者、盟友和保護者。他們並不一定會把他們的政治或宗教世界,定義為伊斯蘭教和基督教的衝突,而是視之為對伊斯蘭教的不同觀點的衝突。

第一波反對阿爾摩拉維王朝的起義在一一三○年代爆發。城市居民揭竿而起,趕走他們的總督和刺殺不受歡迎的法官。一一三三年,塞維亞的市民接觸卡斯提亞-雷昂的阿方索七世,表示願意在薩義夫.道萊統治下成為他的附庸國,藉此擺脫阿爾摩拉維王朝的統治。薩義夫.道萊是薩拉戈薩的胡德氏族的最後一人,此時正以「薩拉戈薩國王」的身分成為阿方索七世宮廷的一部分。一一四四年,艾哈邁德.伊本.卡希,他是從基督教轉皈的蘇菲派信徒,曾當過阿爾摩拉維王朝的稅吏,奪取了塞維亞附近的一個堡壘,自封伊瑪目。他把幾個造反同道的勢力,拼湊為一個不穩定的「王國」,稱作「穆里敦」(意指「弟子們」),向塞維亞進軍。安達魯斯的首府受到三方人馬的爭奪,一是阿爾摩拉維王朝的安達魯斯總督葉海亞.伊本.蓋尼亞,二是反動的馬利克派法官阿布.賈法爾.伊本.哈姆丁,三是胡德氏族國王薩義夫.道萊的支持者。短暫占領城市期間,薩義夫.道萊軍隊中的基督徒洗劫大清真寺,撬走了它大部分珍貴的裝飾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