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的旗袍裏面爬滿了虱子:底層網紅:時尚、金錢、性、暴力……社群慾望建構的最強龐氏騙局!epub,azw3

底層網紅
底層網紅

底層網紅epub,azw3电子书:時尚、金錢、性、暴力……社群慾望建構的最強龐氏騙局!這是一個「轉傳、分享」便可以創造數十億商機的時代,當人人前仆後繼地投入社群網路時,我們究竟是掏金的人,還是被人盯上的肥羊?揭露光鮮亮麗的社群媒體背後,真實存在的詐騙與剝削!

隨著網路新媒體嶄露頭角的過程中,創造出了一種全新的國際貨幣——影響力。網紅成為新一代追夢者,他們透過社交、影音平台吸引追蹤者,將關注轉化為財富。問題是,網紅世界真有這麼璀璨富麗嗎?無數人爭先恐後湧入社群媒體經營自己的「網紅事業」,這些僅有數百、數千粉絲的「底層網紅」不惜一切代價只為衝高追蹤數的同時,也成為廠商眼中的最佳代言人。

书名: 底層網紅
作者: 希米恩・布朗
格式: AZW3, EPUB

黑面具、白皮膚

愛嘉(Aga)今年十九歲,她發現IG上的自拍照有越來越多人按愛心。「我也沒特別做什麼,只是出門穿得不錯看就會拍一張。」仔細觀察她的貼文,果然是那套似曾相似的審美公式。從照片上不難看出愛嘉是標準身高,然而,不管她當天穿什麼——緊身牛仔褲配短版上衣、經典連身褲裙或圖騰樣式的雪紡洋裝,通通都能展現那副腰束奶膨的沙漏型身材。除此之外,每則貼文還會附上一句俏皮的短語,比如每日微肉小性感。愛嘉一頭烏黑秀髮,皮膚則偏亮焦糖色。另外,她偏好在鏡子前自拍,背景多半是自家臥室。愛嘉說自己沒想過在網路上成名,可是IG常常推薦一些色相俱佳的女性自拍照,她就是這樣登上熱門頁面,接著不斷被轉發才爆紅。愛嘉曾經有則貼文的瀏覽量超過十四萬七千次,迅速吸引成千上萬名男性追蹤她的帳號,而她也瞬間成為當地出名的辣妹。「可能大家現在就是喜歡前凸後翹的妹子吧,」她說。

色相俱佳的貼文不光為愛嘉擄獲一票粉絲,更幫她博得不少快時尚品牌的青睞。「我想看能不能趁機賺一波」,這個東倫敦長大的小女生以前學的是會計專長,腦子轉得特別快,一眼看出業配是「錢」途無量的副業,畢竟這些品牌在網紅行銷這塊從不手軟。接下來,她將IG帳號切換為專業帳號,如此一來,使用者就能取得洞察報告,深入瞭解帳號成效和追蹤者的各項指標,最重要的是還能標註各大商家,包括Fashion Nova。事實證明,她的努力沒有白費。很快地,Fashion Nova和Pretty Little Thing都捧著自家衣服找上愛嘉。一方面,她的日常打扮和品牌風格不謀而合;另一方面,她的粉絲也是品牌主打的受眾。同時,愛嘉開始和蛋白質世界(Protein World)合作推銷營養品,只要粉絲使用專屬優惠碼購買產品,愛嘉就能拿到獎勵佣金。

「合作廠商通常會直接把衣服送我,不會給我錢,」愛嘉模仿道,「來來來,這些都給妳……隨便妳要怎麼搭,發文的時候記得標記品牌就好。」我第一次訪問愛嘉是在二〇一九年,當時她的IG追蹤數是五萬,接著沒幾個月就突破二十五萬大關。直到我寫這本書的當下,線上業配已經變成她的主要收入,還有來自當地商家的佣金。此外,倫敦一家在地租車公司也相中她當代言人,主打那些住在內城區[24]又愛面子的人。這家公司旗下一共十二位代言人,各個都是外貌出眾、小有名氣的年輕女生,由她們向大批男粉推銷再適合不過。任何時候只要有人使用專屬折扣碼租車,她們就能拿到部分報酬。事實上,這些代言人的外型仿如同個模子印出來的——乍看有著淺棕色的黑皮膚,貌似不同族裔的混血兒,且種族身份曖昧不明。愛嘉恰好都滿足這些條件。

二〇一八年九月,愛嘉發了一張自拍照,全身上下都是業配——衣服、手機殼和美睫,連頭髮處都標了一家在東密德蘭(East Midlands)的黑人美髮店。相片裡的她擺出最拿手的站姿,腰部窄得不像話,雙臀則又大又翹——上窄下寬到像是視覺錯覺。不只如此,她微噘豐滿的雙唇,並露出大片焦糖色肌膚,還頂著一頭黑人的招牌玉米辮,儼然是集自信與魅力於一身的新生代女黑人。唯一的問題是,愛嘉根本不是黑人,她是出生在波蘭的白人。不久後,她將因為「假黑人」(blackfishing)而成為眾矢之的,如同其他「黑面具、白皮膚」的網紅。

同年十一月,名為瓦娜‧湯普森(Wanna Thompson)的記者在推特開了第一槍:「開個討論串聊那些在IG假扮黑人的白人女森?」推文一出旋即在網路炸開。對愛嘉來說,逛IG、Snapchat和推特是家常便飯,跟上一輩習慣讀日報一樣。「那天我起床照例先開推特,滑到有意思的推文就會看下面的討論串,」她說,「然後我隨便滑一下居然看到自己的照片!」等她回過神來,手機已經響個不停。好友和陌生人的訊息如雪片般飛來,每個人都迫不及待告訴她——全世界都在討論妳。

……

沒人追蹤,我什麼也不是

潔希‧泰勒(Jessy Taylor)剛滿二十歲,買酒可能還會被查證件的年紀,就被狄尼諾和沛普招進了CX Network。潔希從高中就夢想成為網路紅人,而她的執著非同小可。她跟沛普之所以認識,是因為她曾經試圖闖進「流量之家」(Clout House)的派對。許多知名的好萊塢網紅都住在這裡,這場派對也來了不少發燒頻道主。當時不得其門而入的潔希,意外成了狄尼諾的收藏,加入了一群怪胎和邊緣人的行列。

當過脫衣舞孃和伴遊女郎成為潔希的賣點,狄尼諾順理成章利用潔希創作色情內容,餵養大批非自願單身(involuntarily celibate,英文簡稱incel)的宅男。有一次,狄尼諾逼潔希親一個年紀顯然大她好幾輪的無家者。這還不是最糟的。狄尼諾在直播中搬出一台機器人,觀眾只要抖內就能操控它。他在機身裝了一根假陽具,接著要求潔希在鏡頭前跟機器人做愛。

畫面中潔希穿著深黑色胸罩和淡藍色內褲,只見她緊張兮兮地咯咯笑,一邊跪坐在地上,一邊將假陽具塞進嘴裡。「世上肯定找不到第二個像我一樣瘋的妹子,願意做這種事,」她不忘推銷,「去加入我在色情網站的白金會員。」接著她收到指示脫掉胸罩,「你要我現在幹它嗎?」她一邊問狄尼諾,一邊拉開內褲,然後將假陽具塞進下體,「好不習慣黑屌,」潔希尬笑。

圖奇觀眾不止能抖內,還能付錢讓電腦程式將聊天室留言轉成機器人語音讀出來。每當軍團成員花錢讓機器人大聲唸出要和潔希做愛的留言,所有觀看直播的人都會聽到這些羞辱的訊息:「聽好了,妳個嗑藥的臭婊子,不要再為了流量幹機器人,下流賤貨」、「她打算賴說機器人搞大她肚子,藉口搬進Ice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