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香港時代文集epub,azw3

香港時代文集
香港時代文集

香港時代文集epub,azw3电子书。蒐羅余英時先生於1950年代發表、從未集結成書的文章,將余先生自喻鸚鵡救火,羽翼所濡的水滴輯為一冊,呈現一幅青年自由主義知識人的畫像。

《香港時代文集》以余先生1950年代在香港時期寫作,且未收入其他文集的作品為主軸,旁及1970年代於香港發表的文字。內容從教育家孔子到小說家魯迅;從聖女貞德到歷史學家湯因比;論中西文化、說善惡愛悔、評政局時務。

《香港時代文集》是余英時先生於1950年代在香港時期發表、且未收入其他文集的作品,以及1970年代於香港發表的文字。內容從教育家孔子到小說家魯迅;從聖女貞德到歷史學家湯因比;論中西文化、說善惡愛悔、評政局時務,呈現一幅青年自由主義知識人的畫像。

书名: 香港時代文集
作者: 余英時
格式: AZW3, EPUB

「群眾大會」的註解
——〈燕大師生集會控美文化侵略〉的分析

三月十六日《星島日報》登載了一篇〈燕京大學師生集會控訴美國文化侵略〉的電訊。恰好這裡面的主角有一位是我在母校時很熟識的教授。還有一位是我的同院同學,因此我對這篇報導更感興趣,反覆誦讀之後,的確已悟得其中三昧,不妨寫出來算作這篇報導的註解。

這篇報導中第一位發言的學生就是歷史系四年級的沈裕生同學,他本是一位標準的北京公子哥兒,上學期已加入青年團,平時他祇知嘻嘻哈哈的鬧著玩,我們從來不曾看見他有一秒鐘不高興過,現在居然在共產黨教育「感化」之下「悲痛得臉上流滿淚水,聲音也嘶了」地控訴「美帝文化侵略」了。「新社會把鬼變成人」真是一點也不錯,我們且看看他的控詞:「學生沈裕生說:抗戰時期,他在內地看見國民黨貪汙腐化,因而對國家前途很悲觀。抗戰勝利了,他以為這是美國人打勝的,內戰爆發了,他覺得國家前途更沒有希望了,當時他住在上海,他愛看美國的黃色畫報、色情電影、變態心理的小說、雜誌,結果,他每天夢想著『美國生活方式』,他做了美國電影的俘虜,他看見《魂斷藍橋》影片裡女主角死在車輪胎底下之後,覺得這樣死去很有詩意。有幾次他看見汽車過來就想撲過去。」更妙的是他最後一段,他說:「如果沒有共產黨、毛主席,我不是昧了良心去做不是人幹的勾當,就是死在汽車底下了。如果中國青年都像我這樣,帝國主義要滅亡中國就不必費一槍一彈了。」現在我們不妨分析一下他的妙論。他前面幾句話是說國民黨腐化,這與美國無關,且不必管。接著他說抗戰勝利他以為是美國人打的。當然他現在已明瞭抗戰勝利是「蘇俄和中國共產黨的功勞」了。這最多也祇能說是他個人「當時」糊塗,不辨是非,不能說是美國文化侵略,也可以撇開不論。能算得「文化侵略」的,當然祇剩下「愛看」美國黃色雜誌、色情電影和變態心理的小說等等罪狀了。是的,美國那些低級趣味的刊物、小說、電影等的確產生不良的影響。為了社會的健全,我們應該予以禁止。但那些祇是美國輸入中國的「文化」的極小部,而且也不是美國政府有意如此,似乎不能因此肯定「美國文化侵略」吧!僅就電影一項而言,美國也還有不少有意義有價值的作品。記得北平未「解放」前映過一部《青山翠谷》的美國片子,其中描寫煤礦工人的生活,我的幾位共產黨朋友(那時是地下工作者)看後也讚美不已。他如《居里夫人傳》、《亂世孤雛》等也都是很好的影片,較之蘇俄的英雄主義片子《大彼得》等似乎還要勝一籌呢!要知美國製片商人並不是為了中國觀眾,主要的還是以美國觀眾為對象,再說運片子到中國來的也可能是中國人,上演的是中國的戲院,「愛看」的是中國人,若一定要追究責任,恐怕也不應完全由「美帝」擔負吧!中國本身的電影、刊物、小說不是有更多的下流作品嗎?若說這是受帝國主義的影響,那麼請問《金瓶梅》是受了誰的影響?各種各樣的《金瓶梅》圖畫是受了誰的影響?狐精鬼怪的筆記小說又是受了誰的影響?即使我們承認「美帝萬惡」,我們還要看看蘇俄怎麼樣。勝利後紅軍在東北的公開暴行,「解放」後蘇俄「顧問」在各地的暴行,豈不是活生生的街頭色情戲嗎?再看下去沈同學說得更妙,他說他看了《魂斷藍橋》之後,幾次看見汽車來就想撲過去。這太幼稚得可憐了,我真無法想像沈同學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燕京大學當局怎麼會不加考慮地發出這樣的報導,中共的報紙上又怎麼會發出這樣的消息,更令人驚異的是這樣丟人的話,中共還視若至寶,竟向外國宣傳。我們從來沒有聽見或看見過任何人因看了美國電影撲車而死。就是沈同學自己也不過「想想」而已,並不曾真的「撲過去」。最後他畫龍點睛地指出:「如果沒有共產黨、毛主席,我不是昧了良心去做不是人幹的勾當,就是死在汽車底下了。」這一套大家早已領教過了不必分析。不過很遺憾的是沈同學還不夠坦白,未曾說出他究竟要做什麼樣的「不是人幹的勾當」。我們退一萬步說,即使沈同學真是為「共產黨、毛主席」所拯救,但千百萬善良的人民卻在「共產黨、毛主席」到來之後,或死於飢寒或喪於酷刑,這較之「自願」的、「富詩意」的、「向汽車撲過去」不知要慘到多少萬倍。「為人民服務」的沈同學為什麼祇想到自己,不想到別人呢?但是仔細一想,我們是能夠諒解沈同學的,沈同學是青年團員,他必須服從組織,遵行導演所安排好的一切動作。團員們在電影裡、戲臺上的痛哭流涕原是司空見慣的事。

我的另一位熟人是歷史系教授聶崇岐先生。聶先生是山東人,性極耿直。他在燕大畢業後並未留學或入研究院,完全靠自己努力才獲得教授的地位。他對歷代官制及宋史的研究方面造詣很深。我最初看到他這樣直性人也居然控訴美帝文化侵略,真大吃一驚,但我反覆研究了他的控詞後才恍然大悟,電文上在介紹聶先生時明明說道:「歷史系教授聶崇岐在一九四八年二月曾在所謂平津十八教授呼籲『美援』汙衊中國共產黨的公開信上簽過名。」原來聶先生是因為「誣衊」了中共而被迫當眾坦白悔過的。不信看他的控詞中根本就沒有提到美國文化侵略的字樣,祇是在痛罵自己「引狼入室」,「背叛人民的賣國行為」。更奇怪的是他說:「我現在才明白呼籲『美援』就是呼籲美國幫助蔣介石屠殺中國人民,摧殘解放事業。」難道聶先生簽名的時候還不知道美援是援助蔣介石消滅共產黨嗎?這可見聶先生是不得不說話而又無話可說,才逼出這樣不著邊際的「控詞」來。

其他兩位控訴者我都不認識,不一一加以評論了。不過其中有位朱元珏女同學的控詞頗堪玩味。她說她以前認為說美國什麼都不好、太不公平了,至少她在燕大讀解剖學是靠美國的。但她現在覺悟了,所以她「痛哭失聲」地說:「這是什麼話呢?假如有人殺了我爸爸,留下一把刀子,我怎能說,兇手畢竟不錯,他還送了這一把刀子給我。」妙哉!她居然把燕大比作美國侵略中國的武器了。但她卻說不出燕大這把「刀」究竟殺過哪些「爸爸」。若依照朱同學的口吻看來,好像她學得了解剖學就是為了要殺她的父親。這真使人懷疑,因為她曾說過她之對於美國有好感完全是受了她父親的影響。那麼是不是中共要她解剖她那受了「美帝文化侵略」的父親呢?

看了這些膚淺、幼稚、可笑的戲劇表演之後,我們能被感動嗎?我們能因而深恨「美帝文化侵略」嗎?我們不能不承認在中共統治之下,實在是不但沒有說話的自由,而且還沒有不說話的自由。同時,我們也更進一層地瞭解了共產黨的欺騙、造謠和顛倒是非的本領實在到了可怕的程度。這次控訴會是發生在中共「接管」燕大不久之後,其意義極為明顯:要吃共產黨的飯就得聽他的話,受他的管。作奴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但共產黨這一次把戲是否成功了呢?我敢說是徹底的失敗了,其所得的效果恰恰相反。很顯然的,中共命令燕大開控訴會的另一意圖就是要燕大的師生工友們指出燕大這把「刀」有多少罪過。但許多控訴者雖力竭聲嘶地叫囂也祇能勉強說出那些不成理由的鬼話,而對「燕大侵略」的罪狀卻找不出半個字。這一鐵的事實告訴我們說,即使像中共那樣的謊騙專家,也造不出燕大的罪狀。美國在華創辦的第一個有名的大學都沒有任何「侵略」罪狀可尋,其他所謂「文化侵略」也就可想而知了。一切聰明的造謠者都要在自己所造的謠言裡露出馬腳來。聚蚊可以成雷,畢竟是蚊不是雷。謠言造得再妙,也畢竟是謠言,不是事實。

最後,我還要給共產黨這一套騙人的玩意兒尋出一個娘家來。共產黨每當要強姦民意的時候總歡喜用開大會的方式,預先由幕後人導演如何一個個的發表意見。即拿燕大這次控訴會為例,我們就可以讀到:「大會主席蔣蔭恩教授在致開會詞時說……學生沈裕生說……學生朱元珏緊接著上去控訴,她說……歷史系教授聶崇岐沉痛地說……西語系教授黃繼忠說……。」這一套公式是從哪裡學來的呢?說來可笑,他們是從《水滸傳》上「學習」到的。中共一向自比於歷史上的盜匪,這倒不必奇怪。讀者不信且看我有文為證:宋江在梁山泊上一直覬覦著晁蓋的第一把交椅,及晁蓋攻打曾頭市被史文恭射死,宋江本可以名正言順地繼位了。不料晁蓋臨死時卻當眾對宋江說道:「賢弟莫怪我說,若哪個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這一來宋江的第一把交椅又坐不成了。後來史文恭為盧俊義所擒,宋江無法乃與吳用狼狽為奸,強借手下弟兄的意思以達到目的。下面便是《水滸傳》第六十七回最後的一段:「吳用又道:『兄長為尊,盧員外為次,皆人所服,兄長若如是再三推讓,恐冷了眾人之心。』原來吳用已把眼視眾人,故出此語。祇見黑旋風李逵大叫道:『我在江州捨身拚命跟將你來,眾人都饒讓你一步,我自大也不怕,你祇管讓來讓去假甚鳥,我便殺將起來各自散伙。』武松見吳用以目示人,也上前叫道:『哥哥手下許多軍官都是受過朝廷誥命的,他祇是讓哥哥,如何肯從別人。』劉唐便道:『我們起初七個上山,那時便有讓哥哥為尊之意,今日卻讓後來人。』魯智深大叫道:『若還兄長要這許多禮數,洒家們各自撒開。』」讀者們能說我這個證據不充分麼?我們不要為「某某痛哭流涕的說」之類的鬼話所欺騙,我們要記住那是因為「吳用把眼視眾人」的緣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