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與馬克思主義epub,azw3

馬克思與馬克思主義
馬克思與馬克思主義

馬克思與馬克思主義epub,azw3电子书。「進入21世紀,為什麼需要重讀馬克思?」研究十九世紀政治思想著名學者格雷戈里.克雷斯(Gregory Claeys)一部富有啟蒙和批判精神之傑作。

本書主要分成兩部分:第一部介紹馬克思的生平和思想,除爬梳思想的源起與演變,亦關注人生各個時期重要著作的理論要點;第二部詳述馬克思主義對俄國革命及日後的蘇聯所帶來的影響,並簡述馬克思主義在各個共產國家的發展。書末,作者深入探討馬克思主義對於二十一世紀的意義。

书名: 馬克思與馬克思主義
作者: 格雷戈里・克雷斯
格式: AZW3, EPUB

《德意志意識形態》,歷史與生產

如今稱之為《德意志意識形態》的文本,是一八四五至四六年冬天,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布魯塞爾共同撰寫的,但僅在一九三二年時印行。構思於一種令馬克思一家人懷念的歡樂氣氛中,在其主要目的「自我澄清」(self-clarification)實現後,它早已摒棄了他所謂的「如老鼠啃嚙般的批評」(29:264)。多數現代讀者想要了解的所有和馬克思有關的論點,全包含在現被標記為〈費爾巴哈〉的章節裡,那原本並非一連貫的章節。後頭那些論述鮑威爾、施蒂納及所謂真正社會主義者(這些人深受費爾巴哈影響)的冗長段落,還有在他們之後的赫斯,如今很少有人

這部分感興趣。其內容往往流於瑣碎、惡意與挾怨報復,的確是極度乏味。
關於我們該如何看待目前的印刷文本,存在著極大的爭議。註89大約三百頁的原稿佚失,其他內容或不完整、或被刪除(有些被用在別的地方),或像被拋在空中的拼圖塊般硬湊起來。就連書名也付之闕如。其餘內容有許多是暫時性的、實驗性的,有些甚至相互矛盾。馬克思很可能早就放棄發表,因為隨著施蒂納的明星光環迅速燃燒殆盡,原本主要用來攻擊施蒂納的目的很快變得無關緊要。註90此外,在一八六○年代,馬克思所要對付的無政府主義,也不是施蒂納的個人主義,而是米哈伊爾.巴枯寧(Mikhail Alexandrovich Bakunin)和普魯東的集體主義。所以他也沒有理由再發表關於施蒂納的部分。不僅如此,就連費爾巴哈也很快失去了人氣。最終,馬克思是在一八五九年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重新提出了一些有用的想法。註91因此,在這裡,我們再次見到另一個可能被有意識地放棄的主要文本,儘管這仍可算是馬克思與恩格斯最著名的作品之一。

「當施蒂納摒棄了費爾巴哈的『人』時,他就是對的」,恩格斯在一封於一八四四年十一月致馬克思的信中寫道,「費爾巴哈的『人』是從上帝引申出來的。」他的結論是,「通往『人』的真正道路是與此完全相反的。我們必須從『我』,從經驗的、肉體的個人出發……我們必須從經驗主義和唯物主義出發」(38:12)。問題是,什麼樣的唯物主義呢?如果,誠如著名的《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Theses On Feuerbach;撰寫於一八四五至四六年,總結了馬克思的主要原則)的第十條所示,舊唯物主義的立場是市民社會,那麼新唯物主義的立場便是「人類社會或社會的人類」。馬克思不再把人的本質視為「每個個人固有的(某種)抽象概念」(正如《提綱》的第六條所述),而是將其視為「社會關係的總和」(5:4)。註92這是對費爾巴哈的最終回應。

……

社會主義,一八四八年歐洲革命與《共產黨宣言》

真正的歷史確實開始的那一刻,可能發生在一八四七至四八年,當時歐洲由於一場由商業危機、收成欠佳及糧食短缺所引發的「巨大的革命火山爆發」(38:199)而受到震撼。一月時,西西里島爆發了起義。隨後,在那不勒斯、佛羅倫斯以及杜林等地,均頒布了憲法。二月時,法國國王路易-菲利普(Louis-Philippe)在革命於巴黎爆發後退位。臨時的共和政府建立,各種國家工廠計畫開始幫助失業者。起義的風潮接著蔓延到奧匈帝國、波蘭、義大利與德國。制憲會議在法蘭克福和柏林召開。全歐的激進派都在為專制君主統治遲早徹底垮台舉杯慶祝。在當下的激情中,人們很容易相信這是一七八九年的重現,只不過,這一回會更壯闊、更美好。當時流亡巴黎的俄國社會主義者亞歷山大.赫爾岑(Alexander Herzen)曾雀躍地表示,「在思想的領域裡,人對人的剝削已經結束,因為再沒有人認為這種關係是正義的。」註129

遺憾的是,事實證明,這樣的期望言之過早。到了六月,潮流轉向有利於反動勢力。法國新選出的議會關閉了工廠,數千名工人在街頭抗爭中喪生。以在德國建立共和制度為目的,革命詩人格奧爾格.黑爾維格(Georg Herwegh)在巴黎所組織的武裝軍團越過國境後,就在巴登被正規軍所擊潰;正如馬克思曾警告的。接著沙俄出兵協助奧匈帝國與普魯士,鎮壓波蘭人與匈牙利人。德國和義大利未能達成統一。在英國,憲章運動迅速退潮。在法國,普選權在一八五○年五月遭廢除;馬克思譴責這是明顯的資產階級專政的行為。註130接著,在一八五一年十二月二日,總統夏爾-路易-拿破崙.波拿巴(Charles-Louis-Napoléon Bonaparte)發動政變。國民議會遭到解散,帝國於一八五二年恢復。嚴厲的鎮壓一直持續到一八五九年,審查制度則是持續到一八六二年。

儘管遭逢這些失敗,但這些動盪卻首次宣揚了對於貿易自由、工業化、權利和憲政主義等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社會主義替代品。註131共產主義者這時組織成各種團體,其中包括最激進的憲章運動者「民主派兄弟協會」(Fraternal Democrats),馬克思則於一八四五年成立了通訊委員會。一八四七年,法國共產主義領導人卡貝採取另一種策略,試圖在美國建立新的群落——這或許導致恩格斯從此時開始淡化社群主義的價值。(「在法國誰會相信伊卡利里亞,在英國誰會相信歐文的計畫」,《德意志意識形態》的最後部分如此問道〔5:461〕。)在倫敦,成立於一八四○年的「德意志工人教育協會」(German Workers Educational Association)由卡爾.夏佩爾(Karl Schapper)、海因里希.鮑爾(Heinrich Bauer)以及約瑟夫.莫爾(Joseph Moll)等人共同領導。他們還領導了祕密社團「正義者同盟」(League of the Just),該同盟是在一八三六年時由來自「流亡者同盟」(Outlaws’ League)的德國工匠在巴黎所組成,他們試圖藉由暴力革命去實現由共產帶來的平等。然而,夏佩爾擔心馬克思的目標是,「扶植某種知識分子的貴族,並從你們新的神聖寶座上統治人民。」註132到了一八四七年六月,同盟更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Communist League),同年九月,繼而宣布新口號:「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這個口號取代了原本的「人人皆兄弟」;馬克思極厭惡原本口號所具有的宗教意涵。馬克思後來遭到「支持布朗基主義(Blanquisme)的少數盲動」的指責。然而,以民主方式選出的同盟幹事總是遭到罷黜;恩格斯後來寫道:「光是禁止所有對於陰謀的渴望,就需要獨裁(26:322)。」馬克思也曾回憶道,他與恩格斯只是在「摒棄章程中一切助長迷信權威的東西(45:288)」才加入同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