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冷知識:跨越銀幕之外,我們都想探索的電影製造祕密mobi,azw3

電影冷知識:跨越銀幕之外,我們都想探索的電影製造祕密
電影冷知識:跨越銀幕之外,我們都想探索的電影製造祕密

關於電影,我們還可以談什麼?

電影有太多東西可以談了!導演風格、演員技術、劇本結構,乃至票房、政治等等,無論電影內外的東西都是眾人熱愛討論的事情,大概是由於電影本身就是夢的一種形式。人們是喜歡作夢的,電影的一切彷彿都蒙上一層夢幻的面紗;談論電影,就像回到那間熟悉的電影院,坐在絨毛椅上吃爆米花、喝可樂,跟百多個人一起作夢似的。於是我們經常聊起電影,任何與電影相關的事情——但,也不盡然。

電影除了是一個故事、一個藝術品、一種娛樂之外,他也同時是成千上萬的從業人員賴以為生的工作。不管是拍片的,負責行銷、放映的,還是寫評論的,電影對他們來說都不只是週末可以讓他放鬆的兩小時活動,更是佔據了他一週幾十個小時的工作內容。電影供養這些人,而這當中也有許多不同於其他行業的有趣故事,但他們的做的事情卻往往都被電影本身所掩蓋。或者,被明星的各種八卦所掩蓋。

另一方面,我們也鮮少認真的去細看「電影是如何生產的」這件事。當我們在選擇生鮮食品的時候,我們逐漸地會仔細檢查它的生產來源;買電子用品或衣服的時候,我們不只會注意到它的外觀,也會去注意這些東西的製造商與產地。不過當我們在買電影票的時候,我們卻常只會注意到這是誰的作品?誰出演?是什麼類型的片?故事是什麼?而較少去問說:這部片的出資方有誰?片頭列出的幾間公司是如何分工合作的?片尾字幕是怎麼來的?為什麼去電影院要吃爆米花?因為這些事情已經被我們當作理所當然,而不會想要去提問。

但當你開始尋找答案的時候,你會發現,這些人們較少去質問的事情,背後竟然有這麼多有趣的來歷。比如說,電影院曾經禁止爆米花、片尾字幕是近五十年才有的東西,或者腳步聲是由專門的配音師配出來的!你會驚訝於看電影的方式原來有這麼多種可能性,而銀幕上沒注意過的細節背後竟然是用了這樣的手法去呈現。透過這些被稱為「冷知識」的東西,你會發現一個更貼近現實的電影產業,也會知道造出兩小時的夢是需要這麼複雜的造夢機器。這機器也跟所有的公司一樣,是由一個個的勞工所組成的。他們可以像變魔術一樣,讓觀眾沈浸在某個時空當中流連忘返,但他們同時也要不斷地爭取自己所值的報酬,否則他們就無以為繼。

電影本身就充滿魔力,但我們認為,要把電影組裝起來、送到電影院,並把觀眾都拉進來看,這個過程也是一種魔法。銀幕前的東西是眾人目光聚焦之處,已經夠多人關注了,所以我們轉變方向,開始去關注銀幕背後發生的事,集結成這本書。這只是個開始,而我們希望這樣的討論更可以持續下去。

假血的配方

電影史上有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血腥場面,例如《鬼店》裡從電梯冒出的深紅色血海,或是《新空房禁地》(Dead Alive)最後的割草機大戰,還有《追殺比爾》(Kill Bill)裡的酒店武士刀一役,都用了不少「血」讓畫面看起來更為駭人。當然,這些血並不是真的。在恐怖片與動作片當中,假血漿可算是最典型,也最廣為人知的「道具」,也許你也曾有過利用番茄醬來喬裝流血的素人拍片經驗?實際上,電影業界使用的假血的確有各式各樣不同的配方,就跟食譜一樣有趣。

電影製作團隊的美術組或特殊化妝組會依據不同場景的需求,來製造各種不同的假血,不同種類的假血各有使用上的優缺點,不過所有假血在製作上通常可以分為兩個部份:染劑和黏稠度高的主體。最古早的假血來自於劇場,早期的劇場工作者會使用甘油來當作主體,加上胭脂紅作為染劑,也可以使用基本的紅色食物色素來完成。除了紅色之外,還需要加入一些黃色和一點點藍色染劑調和,才能得到最接近真血的效果。最後則會加入一些玉米澱粉,為的是要讓整體的黏稠度提高。這樣的配方被稱為Grand Guignol,來自於一齣於一八九七年起在法國巴黎上演的恐怖劇,裡面充滿了各種暴力、謀殺、鬧鬼等情節,流血也是正常的。甘油本身的光澤和黏稠度正是製造假血的好材料,尤其當它從牆上或其他物件上流下來時,表現更是突出。甘油雖然相當容易能在藥房買到,但卻有個唯一的缺點─它比較貴。

另一個配方則是使用糖膠作為假血的基底,把糖膠與水依二比一的比例混合,再加入玉米澱粉和染劑。這個配方稱為 Kensington Gore,傳統上應該加入一點薄荷香精讓它好聞一些,但若是在戶外使用的話,也可以加入辣椒精來減少蚊蟲的干擾。Kensington Gore的好處是它嘗起來比甘油好多了,而且如果買不到糖膠的話,也可以自行加熱適當比例的糖和水來達成糖漿的效果。《鬼店》當中那一片血海正是使用了Kensington Gore。又因當初是交由電影的第二團隊(2nd unit)另外拍攝,導演庫柏力克並不在第二組的現場,只能從完成的片段中看到結果。據說庫柏力克因為不滿意成果,多次命令第二團隊重回現場拍攝,每一次拍攝的鏡頭都需要約一千三百六十八公升(三百六十加侖)的假血,想想這驚人的糖漿量,或許都可以順便拍攝《巧克力冒險工廠》了。

Kensington Gore在使用上的缺點是有時在銀幕上看起來過於紅艷,於是特殊化妝師Dick Smith設法改良,研發出日後成為好萊塢標準配方的假血,直接就叫做Dick Smith Blood。這個配方跟Kensington Gore相當類似,只是把糖膠換成在美國更便宜的玉米糖漿。除此之外,他還加入了對羥基苯甲酸甲酯(Paraben),這是一種用來減少細菌滋生的抗黴劑,以及加入柯達抗水斑劑(water against)用來破壞溶液的表面張力,讓糖漿流動看起來更加自然。若是預算不夠的話,則可以用清潔劑或可食用的卵磷脂(lecithin)來代替抗水斑劑。《教父》(God Father)、《大法師》(Exorcist)、《計程車司機》(Taxi Driver)等名片中都使用過這一款假血漿。

下载:《電影冷知識:跨越銀幕之外,我們都想探索的電影製造祕密mobi,azw3》(台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