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尔迪厄作品(套装共5册)mobi,azw3

皮埃尔·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1930年8月1日—2002年1月23日),是当代法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思想家和文化理论批评家。1954年他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学院,1956年应征入伍,在阿尔及利亚服役两年。1964年回到巴黎,于1975年创办《社会科学研究行动》(Actes de la recherche en sciences sociales)。1982年成为法兰西学院唯一的社会学教授,社会科学高等学院(Ecole des hautes études en sciences sociales)学术总监。主要著作有《实践理论大纲》《艺术的规则》《帕斯卡式的沉思》《男性统治》《区隔》等。

套书五册,基本的作品都有了。

男性统治:

在女性习性生成中,在它现实化的社会条件中,一切都促使把女性的身体经验变成“为他人的身体”的普遍经验,这个身体不断承受他人目光和言语所实施的客观化。与自己身体的关系不可归为一种“身体形象”,也就是说与一种自我评价的确定程度相关的主观表象(自我形象或镜像自我),这种自我评价的确定程度是一个行动者从其社会作用(诱惑、魅力等)中得出的,而且基本上是从身体的客观表象,即他人(父母、同辈等)做出的描述性和规范性的反应出发构成的。但这样的模式忘记了整个社会结构是以被纳入互动的行动者身体的认识和评价模式的形式,存在于互动的中心。一个集团将其基本结构(如大/小,强/弱,粗/细,等等)放入这些模式,这些模式从一开始就介于任何一个行动者与其身体之间,因为他的身体在他人那里引起的反应或表象,和他对这些反应的认识本身是按照这些模式形成的:从大/小和男/女的对立出发的一种反应(如同所有的典型判断,“她作为女孩太壮了”,或“这对女孩来说太烦了”,或“这对男孩来说算不了什么”,这些判断不过是卡比利亚谚语“男人没有缺点”的不同说法罢了),是获得相关模式并体会这些模式提供的关于自己身体的实践经验的一个机会,这些模式被主体自身重新用在自己身上,并将产生相同的反应。

因此,被感知的身体受到社会方面的双重作用。一方面,它是通过各种中介诸如劳动条件(尤其是伴随劳动条件产生的畸形和职业病)或饮食习惯,依赖于其产生的社会条件的一种社会产物,甚至从表面上最自然的东西(它的体积、身材、重量、肌肉组织等)来看也是如此。身体特有的形体构造(“相貌”)和呈现这种构造的方式、行为、举止,同时进入了身体素养之中,于是身体素养就被认为按照“形体”与“精神”对应的公设,表达了真实的“个人”的“深层存在”和“本质”,这个公设引起了实践的或理性化的认识,这种认识允许将“心理的”或“精神的”特征与身体的或相面术的征象联系起来(比如纤细和苗条的身体往往被当成男人克制身体欲望的标志)。但是这种被视为同时表现了最隐秘和最真实的东西的自然语言,实际上也是一种社会的、因而被自然化了的身份的语言,它表现为比如所谓自然的“庸俗”或“高雅”。

另一方面,这些身体属性是通过认识模式得到理解的,这种认识模式在评价行为中的使用,依赖于在社会空间中被占据的位罝:通行的分类趋向于把统治者和被统治者身上最常见的属性分成等级,使它们互相对立(瘦/胖,大/小,优雅/粗鲁,灵巧/笨拙,等等)。[1]每个行动者无疑很早就应重视其身体的社会表象,这种社会表象是通过一种社会分类的应用获得的,这种分类的原则与用于身体的分类原则是相同的。因此,目光并非如萨特(Sartre)所愿,只是一种普遍而抽象的客观化权力;这是一种象征权力,其有效性依赖于感知者和被感知者的相对位置,以及认识和评价模式的应用对象对这类被运用模式的认识和认可程度。

下载:《布尔迪厄作品(套装共5册)mobi,azw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