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頭鳳尾(馬家輝)mobi,azw3

《龍頭鳳尾》作者以第一人稱方式描述父祖輩的江湖傳說,故事從廣州茂名的哨牙炳在1936年時來到香港說起,生猛描寫出戰亂頻仍的時代到香港覓活路的人們,承襲了香港活力十足的敘事傳統。生猛又深情,一部絕無僅有華人不容錯過的香港長篇小說!

憶起七叔,陸北才未能成眠。阿娟哭了半個晚上,早在淚水裡睡去。風聲的呼嘯,雨聲的滴滴答答,阿娟適才的抽泣,都在陸北才耳邊,還有那幾撮被牢牢抓住的亂草,關公的眼睛,七叔的喘息,一寸寸地沉落的太陽,統統在閉上的眼皮前混亂閃動。他不憤怒,不恐懼,只是莫名其妙地難過。難過於七叔和阿娟爸爸對於粗暴的無能為力,那一刻,他們不是他們,有一頭蟄伏在下腹的野獸跳出來,橫蠻地控制了一切。不,說不定那一刻的他們才是他們,他們本來就是那頭野獸。愈想愈糊塗,陸北才感到頭痛,決定用一句「是鳩但啦!」讓腦袋就此打住,窗外天色已明,幻影退場,留他一人站在荒涼的記憶田裡。

陸北才躺在床上,側身攬著阿娟,緊緊用力,彷彿在記憶荒田裡忽然遇見救命的人,死命抓住不放,苦苦懇求她帶他回家。攬著,抱著,手掌觸及阿娟胸前,她微微扭動腰肢,嗯嗯了兩聲,陸北才以為她不喜,轉身把雙手墊在後腦,眼睜睜望著天花板,眼前仍然看見自己被七叔按倒在地時所伸手亂抓的野草。但阿娟忽然轉身用大腿壓向他的小腹,並用手指從他耳根開始撫摸下去,下去,再下去。陸北才眼前的草叢冒出一條吐著毒舌的怒蛇。

那個夜晚兩人不記得歡好了多少次。一直做,一直做,完結了,再做,阿娟雙眼茫然失神,嘴角卻掛著神秘的微笑。陸北才精疲力竭,恍若每根肌肉和每條神經都從身上鬆脫。做完最後一次,應是第六次吧,陸北才面對面緊抱阿娟,已像死蛇了,卻仍有渴望,不斷磨蹭下身,磨著磨著,熱呼呼的眼淚流下,把他和阿娟的臉沾濕。阿娟用舌頭舐吮他的淚。他由是哭得更傷心,但不敢嚎啕,擔心被爹娘和弟弟聽見。一直哭,一直哭,心裡不斷對自己說,我愛女人,我愛的是女人,我愛操女人。阿娟拍撫他的背,但沒哭,她比他堅強。

恍惚良久,終於睡去,天色轉亮之際,陸北才睜眼發現身旁的阿娟仍未醒來,便獨自起床走到房外抽菸,抽了幾口,隨手撿起地上的木頭和刨刀,蹲下來,一刀刀地削、割、切。手裡的刀動得愈快,世界愈是沉靜。鋒利的刨刀在木頭表面上下磨動,每磨一下,木頭即薄一分,一片片木削被刮起,彷彿時間被刮起,記憶被刮起,一下比一下刨得起勁,把昨夜刮走,把十三歲那年刮走,把往昔的一切刮走,雖然他清楚明白,再如何刨刮,散落地上的碎片依然是木,形體變了,木仍然是木。十來分鐘後,房裡傳出窸窸窣窣的穿衣聲音,房門拉開,阿娟踏出,眼皮紅腫得像被刮起的兩片木屑,但閃出堅定的目光。

下載:《龍頭鳳尾(馬家輝)》(台版)mobi,azw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