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鋒戰將胡璉:金門王與蔣介石恩怨epub,azw3

刀鋒戰將胡璉:金門王與蔣介石恩怨
刀鋒戰將胡璉:金門王與蔣介石恩怨

刀鋒戰將胡璉:金門王與蔣介石恩怨epub,azw3电子书。他不是蔣介石的愛將,是怨將。胡璉一生如在刀鋒上行走,他封疆守土,為養活金門十萬軍民,遊走於灰黑領域,卻與蔣介石恩怨糾葛長達十六年。

本書以第一手史料,看胡璉如何解決流離世代的難題,這是時代背景交織成的血淚困境和歷史。胡璉半世功業在台澎金馬,歷史怎麼看刀鋒行者亂世戰將的定位?值得讀者品評。

胡璉是中國國共內戰時期的一位重要軍事將領,他曾在金門島上指揮國民黨軍隊對抗中共軍隊。在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金門島成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之間的一個爭奪焦點。

胡璉擔任了金門防衛司令部的指揮官,並成功地抵抗了中共軍隊多次進攻金門的努力。他以其堅定的意志和出色的軍事才能而聞名。然而,胡璉與蔣介石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一帆風順。蔣介石曾對金門島採取了高度集權的控制政策,包括限制金門軍隊的行動自由。胡璉對此感到不滿,並多次與蔣介石就金門島的防務問題產生分歧。

儘管胡璉在金門島上展現出了出色的指揮才能,但他與蔣介石之間的矛盾最終導致了他的離職。1954年,胡璉被調離金門島的指揮崗位,不再擔任軍事職務。

總的來說,胡璉與蔣介石之間存在著恩怨關係,主要源於對金門島防務和控制權的分歧。

书名: 刀鋒戰將胡璉:金門王與蔣介石恩怨
作者: 張友驊
格式: AZW3, EPUB

胡璉靠兩艘登陸艦起家

提及金門建設胡璉頗有自得之色,胡為金門解決「缺水、缺糧、缺樹、缺路、缺錢」的問題,這些都是「無中生有」,靠「走私」而來的成果,也是胡璉被人議論最多的地方。

胡璉自嘲金門發展均是「走公」的成果,如果沒有兩艘「中字號」坦克登陸艦搞三角貿易,金門絕對養不起十多萬人口。何況在一九五○年代財政收支惡化,陳誠憂心忡忡的明告胡璉「台灣養不起金門大軍駐守」,而美援挹注當年也把金門拒絕於門外。在此情勢下,身為福建省主席、金防部司令、反攻軍總指揮、反共游擊隊總指揮的胡璉,要怎麼養活十二萬軍民,成為胡不可推卸的責任。胡想起重組十二兵團過程中,要打仗,人、錢、槍怎麼應對。胡開玩笑的說:「人要自找,錢要自籌,槍要自謀」,怎麼辦?權變通達是胡唯一選擇的道路。所謂權變通達就是遊走於黑、灰色地帶,將任務完成。至於能否完成任務,須靠智慧、眼光、手腕和決心。胡璉講了許多故事,目的就是存活徐圖再舉。

當故事說完,賓客在吃冰淇淋時,我見機不可失,突然問一個問題,「胡將軍你覺得夏超如何?」傅老師側身瞪我一眼,胡璉很訝異的說:「小朋友,你多大,怎麼知道夏超。」接著胡講起手下戰將故事,尤其是八二三砲戰各戰將的表現。突然胡轉身問林初耀將軍:「你知道高煜公(魁元)何時到十八軍任職?」林沒有作答,胡璉說:「高煜公是一九四九年四月三日到差,高是俞濟時老將軍指示要我任命高為軍長。當時楊伯濤、王元直二人若能逃出來,我會立即任命楊或王擔任軍長,這也是我自兼十八軍軍長達三個月的原因……而夏超就是王元直的副官主任。」說完,傅老師開始吃藥,示意散會。

在回程車上,傅老師沉默不語,到家後便數落我不該造次。爾後傅老師因病,中止胡宅學術饗宴,而我再無機緣聆聽胡璉高論。但是我還是將胡璉談話內容,完整記載於檔案中沒有對外發表。於此我發現一則問題,就是胡璉所說,以我當時年齡而論,完全沒有辨識能力,看見胡璉身後,對古寧頭戰役功過爭議時起,總有「發表」的衝動,但我忍下來,因為胡璉所著《泛論古寧頭之戰》、《金門憶舊》等書,僅是節本,有許多內情,胡模糊化處理是為長者諱,相信在胡璉日記或札記中有明確記載。然而避免被誤導,我在士校服預官役期間,曾借重士校豐富的軍事書籍,比對胡璉的說法,發現真實性很高,於是對此爭功諉過的辯論不再感興趣。

……

白崇禧對胡璉伸出援手

以胡徵兵而言,胡於晚年說過一則故事,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於雙堆集突圍時,刻意告訴部屬,絕不能向桂系掌握區域突圍,以免被當局誤會。而後胡於上海療傷期間,對胡慰問最勤的居然是坐鎮華中手握軍權的白崇禧。白崇禧建議蔣介石任命胡為兵團司令,給予胡三個軍美式裝備,若有困難白崇禧願意幫胡解決問題。面對白的攏絡,胡答以「黃埔將校豈可朝秦暮楚」,嚴詞拒絕。以胡身為敗將,仍受到白的重視,看在蔣介石眼裡,內情已不問可知。最終蔣還是指令胡重組兵團,奇怪的是,蔣介石經常視察湯恩伯部隊,卻從未踏入胡的十二兵團。甚至於古寧頭戰役獲勝,蔣也沒有去胡的部隊慰勞,而是拖到一九五○年十一月十七日以校閱名義赴金。突顯蔣介石對胡十二兵團,存有難解的心結。

蔣雖同意胡重組兵團東山再起,但給予胡的資源卻是最少的。否則胡不會動用黃維兵團血汗錢再造生機。胡璉曾說,徐次辰(永昌)部長接獲蔣介石手令,雖給予必要開辦費,卻是糧食代金,而蔣個人給胡的經費則作為電訊聯絡之用,至於人、槍問題,需由胡自行解決。反觀湯恩伯嫡系部隊,待遇與資源遠多於胡。兩相對比下,胡曾自嘲,湯是明媒正娶的閨秀,而胡則是童養媳,毫無地位。

事實上,胡璉自知個人的政治處境,敗軍之將是不受重視,向國防部、湯恩伯開過口後,不再事事請求支援,僅提出要求,望各級長官不要干預兵團行止。在幹部沒有來源,兵源無從補充、械彈無著的情勢下,胡璉自謀生活,反而開創生機。其實胡部駐守江山縣時,第一個想對胡伸出援手的竟然是白崇禧。一九四九年三月二日白崇禧偕同何應欽特意至胡璉駐地視察,白以華中剿總名義簡派胡出任浙閩贛邊區綏靖司令,意圖再度攏絡胡璉,此事雖遭胡璉婉拒,卻給胡璉靈感,與其坐困愁城,何不兵進江西以戰養訓。兼以時任江西省主席胡家鳳於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日呈辭,胡璉老長官方天以參謀次長於二月一日接任省主席,給予胡璉一線生機,胡見機不可失,從江山到江西南昌請見方天。得知胡為徵兵而來,方天向胡透露說:江西地區已有三股勢力為徵兵問題相互較勁。一是陸軍訓練司令孫立人在南昌招募新兵送台灣整訓;一是沈發藻第三編練司令部沿贛江人口富庶區徵兵。而胡若要徵募新兵,僅能在贛北南成區域內進行。而這些區域,都是被當年紅軍佔領過的「老紅區」,能否徵足七萬五千多人員額,就看胡璉的造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