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的歷史mobi,azw3

《乳房的历史》由美国资深性别研究学者玛莉莲·亚隆于一九九七年出版,中文译本由翻译高手何颖怡完成,于二〇〇〇年出版。由于内容丰富、历久弥新,于是二〇一九年麦田出版又将其重新推出。翻著书,乳房在西方历史的各个阶段跳跃在眼前,读者可以想像,若你是生在那个年代,男人会如何看待女人的乳房?或者,女人又如何看待自己的乳房?

女人身体被认定最能代表女性性徵的,是突出的乳房,却不是阴道,为什麽?因为是视觉优势的结果。乳房是公开可见的,在衣服材质后面若隐若现,在哺喂婴儿时会被看见,在歌咏乳房的艺术绘画中亦不时出现。阴道则是隐蔽、私密的,只是月经和生产时流血的管道,或男女交合时会使用到,但阴道无法以画作呈现。于是乳房胜出,成为女人身体的表徵。

当时的上流社会,许多母亲已不再亲自哺乳,但授乳仍被视为最重要的母职。不管乳汁来自母亲或奶妈,在封建社会裡,它都等同于家庭血脉,合法子嗣(尤其是男性继承人)有权享用最好的乳汁,因为他是世袭名位的继承者。

十二世纪末,诗人玛丽·德·法朗士(Marie de France)曾在《米龙诗歌》(Lai Milon)中描绘奶妈哺育小孩的情形,上流人家的婴儿每天被送往奶妈家喂奶七次,每次喂完后,奶妈会换下婴儿的襁褓,换上乾淨的新包巾。

但是大部分婴儿都无法得到这样细心的照顾,农家母亲若在农忙时还抽空喂奶,小孩就该庆幸了,忙不过来,就得用牛奶代替。《流氓露斯帝蒙》(L’Oustillement le Vilain)一书,胪列出农夫结婚前必须做的准备:「准备一条母牛,随时可以满足婴儿的食欲。如果婴儿缺乏足够的奶水,便会整夜啼哭,让大人无法安眠。」换言之,中古世纪裡,穷人小孩喝牛乳,有钱人家的小孩喝奶妈的奶,阶级差异打从出生后的第一滴奶便开始。

一位中古史专家曾分析过一一五〇年到一三〇〇年间的法国故事,发现母亲如果亲自哺乳,或者为了孩子的健康让奶妈授乳,都会被认为是「好母亲」;反之,如果母亲纯粹只是为了摆脱孩子的羁绊、享受自由生活,而将孩子送给奶妈哺乳,便会遭到指摘。当时婴儿不是送去奶妈家喂奶(后来才流行如此),而是让奶妈住到主人家中,有时奶妈一请就是两三个。这些奶妈都是精挑细选,出身良好,颇受尊敬,也与主人家维持深厚的感情。不管是母亲或奶妈授乳,当地的人已经知道婴儿长大后,会和哺乳者产生强烈的心理联繫。

书是繁体的。下载地址:

《乳房的历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