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路德:一個精神分析與歷史的研究mobi,azw3

青年路德:一個精神分析與歷史的研究
青年路德:一個精神分析與歷史的研究

青年路德:一個精神分析與歷史的研究mobi,azw3电子书。精神分析與發展心理學巨匠艾瑞克‧艾瑞克森,開創心理、歷史與傳記研究新局之經典名著!

艾瑞克森因提出「認定危機」(identity crisis)與「心理社會發展論」名響於世,這本《青年路德》是他的奠基之作,也是「心理傳記」的早期典範。艾瑞克森用自己開創的理論重新解析十六世紀掀起宗教革命的馬丁‧路德,刻畫了一個苦惱於自己「該是什麼樣的人」而瀕於崩潰的青年,如何一步步被心理危機推向世人眼中的偉大。

伟大的心理治疗实践者艾瑞克森的经典之作。

在汗牛充棟的路德作品與路德研究當中,有關他童年及青少年可信的資料卻十分貧乏。他在歷史上的角色,尤其是他的人格,一直是十分曖昧不清的。有人稱他為聖人,也有人稱他為惡棍。許多有為有守的學者花了極大的功夫來研究關於路德的原始資料,但是一旦想把他套進一個公式,他們製造出來的路德,要不是超人,就是一個機器人,好似路德從來不曾像正常人一般呼吸、走路和講話似的。我不禁想,在本書裡,我是否企圖做得更好?

齊克果,一位與路德同為宗教人格(homo religious)而能將心比心去客觀判斷的人,曾經說過一句話,很可以用來總結我想處理的問題。他在日記裡寫道:「路德是基督教世界中一個意義重大的病人。」1我斷章取義地引用這句話,並不是想說齊克果認為路德是一個臨床醫學上的病人,而是想說明齊克果在路德身上看到一種最正宗、最具影響力的宗教態度(病症)。以這句話為本書提綱挈領,就是要說明本書並不只限於臨床醫學的探討。我將把臨床醫學的角度擴大到包涵病人的生活方式,也就是一種強加的受難,一種對於治癒的強烈渴求以及「一種想表達及描述自己痛苦的激情」(如齊克果所說)。

齊克果的意思是說,路德過分地強調了自己主觀的、「病態」的一面,一直到老年還是無法得到「醫生權威性的解釋」。這後半句話,我們目前暫且不論。

至於「病人」這個主題,則是我想用我個人處理天賦極高但情緒不穩定的年輕人的經驗來討論的大問題。我並不想把路德看成一個病例來診斷(在某種限度之內,這種方式頗具說服力)。我想做的,是以我處理其他現代年輕人的方式,來描述他生命中的一個危機。這個危機常使他們無論是否自覺、是否受過治療,都成為病人,一直到他們找到治療的藥方為止。而這個治療的藥方,常常是一個使命(cause)。

……

在哥德的時代,日耳曼與北歐人文界與科學界的人一向喜歡把他們的生活分成兩段,一段是在第一次去義大利旅遊「之前」,一段是去義大利「之後」──好似一個人人文主義的覺醒,只有在合併了北歐的訓練與思想和地中海的風格與感性之後,才會真正地成熟。

路德也去了羅馬。但就我們所知,馬丁對這次旅遊的反應,不只顯示了他嚴守修道院的自我克制戒律,也對南方的文化與本質像鄉下人般無知。十年後他是教皇最大的反叛者,但當時他還沒沒無聞。一五一○年的秋天,他開始步行前往羅馬,當時他是撒克森教會奧古斯丁修會派往羅馬代理主教辦公室陳情的兩位修士之一。這些修會反對教皇根據奧古斯丁總會長各那扎諾(Mariano de Genazzano)的推薦,下令剛就任撒克森總管的施道比次重整當地二十九個修院的計畫。二十二個修院同意這項計畫,七個反對,其中包括最大、最具影響力的紐倫堡與耳弗特。這兩個修院沒有與施道比次商量,就自行派了兩位代表前往羅馬。正式的發言人可能是那位來自紐倫堡較年長的修士。他的夥伴(奧古斯丁修士不可獨自旅行)是來自耳弗特的路德神父。我們不知道為什麼馬丁被選中,是由於他的政治原則、絕對的服從、對地方的忠誠,還是他個人的曖昧態度,抑或是這幾種原因的混合,現在已經不可考了。

正由於外表看不出什麼出人意表之處,馬丁的羅馬行實在是件奇怪的事。這位未來的宗教改革家以老修士伴隨的身分,在惡劣的天氣裡橫越南日耳曼與北義大利,步行爬過阿爾卑斯山與亞平寧山脈,終於「抵達義大利文藝復興的重鎮」,卻什麼也沒看到,就好像也沒有人注意他有什麼特殊一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