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沉年代mobi,azw3

下沉年代(白宫之乱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拜登上任后美国何去何从?通俗版《美国陷阱》,面对面访谈民主党前幕僚,深刻解读美国为什么会衰落。)
下沉年代(白宫之乱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拜登上任后美国何去何从?通俗版《美国陷阱》,面对面访谈民主党前幕僚,深刻解读美国为什么会衰落。)

下沉年代mobi,azw3(白宫之乱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拜登上任后美国何去何从?通俗版《美国陷阱》,面对面访谈民主党前幕僚,深刻解读美国为什么会衰落。)阅读《下沉年代》,如同坐在第一排观看美国梦的午夜葬礼。这是献给每一个美国人的安魂曲,也是一本关于时代转折及世界剧变的当下启示录。

《下沉年代》是一部将叙事推向极限的非虚构作品,直抵通常只有虚构作品才能达到的罕见层级。它写了一部伟大小说所能写尽的一切,但更为特别的是,它也完成了小说似乎不再愿意做的事——更为有趣,更愿意做实验。作者帕克迅速转换视角,打乱叙事,相信读者会在令人震惊的平行叙事中做出自己的判断。

杰夫·康诺顿

2009年和2010年的每一个早晨,当康诺顿开着那辆破破烂烂的美国汽车沿着马萨诸塞大道前往国会山上班,他都是一肚子火气。他对华尔街愤怒的原因数不过来:银行家、律师、会计师——尤其是因为华尔街抛弃了他在商学院和法学院学习过并且天真地相信过的法律、规范、制度性检查和行为准则。他对华盛顿两党都感到愤怒,因为它们任由这一切发生。他对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储备机构管理局(OTS)、货币监理署(OCC)等监管机构、评级机构以及其他没能恪尽职守的推动者感到愤怒。他代表美国人民而愤怒——说实话,并不代表那些一直存在的穷人,而是代表中产阶级,他们(用克林顿的话来说)兢兢业业、奉公守法,却在年近花甲、以为自己已经存够退休金之时,眼睁睁看着一半的401(k)储蓄[1]化为乌有。他代表他的老同学而愤怒,那些五十来岁的男人生活在坦帕、奥斯汀和麦迪逊,一夜之间不知能否保住自家房子。最后,他为自己而愤怒。没有人会为他哭泣,可是他失去了很多——那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拥有那么多。“也许我感受深刻,是因为我个人受影响太大,”他说,“当整个系统崩溃时,我才刚有钱没多久。如果你不能依靠共和党来保护财富,他们还能干什么?”令他感到惊讶的是,更多的人并不像他一样生气。康诺顿,一个温和的民主党人,正在变得“激进,因为突然意识到我们的政府已被金融精英接管,他们在为大财阀管理政府”。

当拜登在2008年夏天获得副总统候选人提名时,康诺顿突然发现自己身处美国最大规模游戏内圈的外围。这场游戏如此盛大,他毫不犹豫地重新打开拜登这册账本。赛马再度举行,仍旧是那令人眩晕的上下起伏,但这次速度更快,更令人目不暇接。在丹佛举办的党内大会上,他原本待在城外十五英里的宾馆,是个毫无作用的流放者,如今却摇身一变,开始审查拜登酒店套房周四晚上贵宾派对的客人名单——他让其他前工作人员知道,他既能放他们进去,也能将假装忠于拜登的人拒之门外。在派对上,他等着轮到自己,最终等到一只胳膊钩上他的肩膀。“咱们做到了,伙计。”拜登说。

……

公民记者:安德鲁·布莱巴特

1969年2月,两千万观众——也就是六分之一的美国家庭——正在观看“美国最受信任的人”沃尔特·克朗凯特报道的CBS晚间新闻,在洛杉矶,一个犹太牛排馆老板和他的银行家妻子收养了一个三周大的爱尔兰裔男婴。这对夫妇的名字是杰拉德·布莱巴特和阿琳·布莱巴特,他们给这个男婴起名叫安德鲁。

安德鲁两岁时,《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不惧尼克松政府的威胁,发表了五角大楼文件。第二年,《华盛顿邮报》派鲍勃·伍德沃德和卡尔·伯恩斯坦去报道华盛顿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发生的闯入事件。安德鲁的蹒跚学步时期恰逢旧媒体的黄金时代。

布莱巴特一家是中上层阶级的共和党人(家里拥有四间卧室,一个游泳池,还有峡谷景观),生活在富裕而自由的布伦特伍德。安德鲁伴随着美国流行文化、英国新浪潮和好莱坞名人长大。“哪位名人进了餐馆?”他会问他的父亲(有里根一家、布罗德里克·克劳福德、雪莉·琼斯、卡西迪一家[1],还有许多其他名人)。安德鲁跟马里布的顶级职业选手学网球,还有一回跟法拉·福塞特[2]一起寻找老师,度过了令人难忘的十五分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