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製造mobi,azw3

真相製造:從聖戰士媽媽、極權政府、網軍教練、境外勢力、打假部隊、內容農場主人到政府小編
真相製造:從聖戰士媽媽、極權政府、網軍教練、境外勢力、打假部隊、內容農場主人到政府小編

真相製造:從聖戰士媽媽、極權政府、網軍教練、境外勢力、打假部隊、內容農場主人到政府小編。mobi,azw3。在真相製造的時代,相逢在網路與社群媒體的我們,究竟是更容易溝通、融合、化解歧見;還是彼此誤解、仇視,甚而分崩離析?五年、橫跨八國,一個臺灣記者來自前線的第一手採訪與關鍵實錄。

記者劉致昕二○一六年以布魯塞爾為第一站,從訪問傷心卻不絕望的聖戰士媽媽開始,帶著我們深入真相製造在不同國家造成的致命效應,橫跨比利時、法國、印尼、德國、中國與臺灣,不僅有第一手的採訪,透過這些國家呈現真相產業不同面向的威脅,最珍貴的,是採訪到的每一個人物。劉致昕的報導當中沒有絕對善良的好人與邪惡的壞人,被這些處境所傷害吞噬的人們,起身對抗挽救頹勢的人們,在其中牟取套利空間的人們,這本書寫的是他們的故事。故事的基調是鋪展他們所在的社會結構,為何如此行動,以及提出時代趨勢往何處去的警示。

班艾里──聖戰士的媽媽如何一步步救回孩子?

二○一六年時,要與班艾里(Saliha Ben Ali)見面並不容易,她不願意講英文,不願意輕易與媒體聯絡,連辦公室的地址,都到最後一刻才告訴我。在透過翻譯多次解釋來由、交出法文訪綱後,她終於點頭見面。地點,在一座幼稚園裡。

我和翻譯、攝影師,穿過幼稚園,在裡面的一間放著三張桌子的辦公室,見到班艾里。她用塑膠免洗杯替我們倒了水,坐下之後,整理了脖子上的方巾,雙眼盯著我看,「來吧,你們想知道什麼?」口氣裡是面對媒體的熟練,這是二○一三年兒子死去後帶給她的改變之一。

我們先從她來到比利時的原因聊起。是爸爸來比利時打工時全家搬進布魯塞爾的,班艾里跟許多移工家庭的孩子一樣,期待穩定的家庭生活,父母可以不用這麼辛苦幹苦力、孩子可以有父母陪,家可以像家。半個世紀過後,班艾里成為三個孩子的媽,她聽從爸爸的話,在成長的過程中努力念書,爸爸付出的勞力也替家裡打下穩固的根基,移工家庭好像可以在布魯塞爾落地生根了。有時候,他們還能把錢寄回突尼西亞,支持家鄉的親戚。上學、讀書、歐洲的高等教育給了她機會,班艾里長大後,想順著爸爸的路,在一個世代的累積之下,繼續改善家裡的生活和社經地位。她想著,她的孩子已是移民的第三代,是真正在比利時出生、拿歐盟護照的一代,她期待自己成為母親後,能完成家族移民之後打造生活的第三階段。落葉、生根、茁壯、繁榮,就像二戰後的歐洲一樣。

二○一三年十二月,一通自稱來自敘利亞的電話,讓班艾里措手不及。「妳的兒子死了,」對方說,班艾里來不及反應,但對方的口氣帶著喜氣,他強調:「妳兒子是光榮地死去!」道賀聲後,電話那頭只剩「嘟、嘟、嘟」的聲音。

在這通電話之前,班艾里其實做了許多努力,她回憶十九歲次子失蹤那天的情景,「我早上醒來就覺得哪裡怪怪的,我衝去他的房間,果然,他已經不在了。」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的孩子突然消失,沒多久,她收到兒子的訊息,說自己到了敘利亞,加入ISI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