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弄【劍橋分析事件大揭祕】mobi,azw3

操弄【劍橋分析事件大揭祕】:幫川普當選、讓英國脫歐,看大數據、Facebook 如何洩露你的個資來操弄你的選擇?

操弄【劍橋分析事件大揭祕】:幫川普當選、讓英國脫歐,看大數據、Facebook如何洩露你的個資來操弄你的選擇?川普當選、英國脫歐不是民主政治的選擇,而是「劍橋分析公司」的精心算計!當大數據、心理學成為武器,選民變成操弄工具,我們該如何抵擋民粹風暴的強勢逆襲?網路選戰未來又將如何不斷撕裂民主?

2014年,本書作者布特妮.凱瑟進入「劍橋分析公司」工作,這家公司即將顛覆全球選舉生態,他們擁有特殊的技術,能夠透過投放特定資訊,誘導選民做出特定的投票選擇。

3年的內部經歷,讓布特妮.凱瑟看到大數據如何被用作選戰武器,成功煽動選民對希拉蕊的仇恨和不信任;她也看到了美國極度鬆散的個資保障法規,如何對隱私和民主構成巨大威脅;她更看到了「政治顧問公司」一再突破道德底線,違法替候選人競選。

所有荒唐錯誤的起源

從我第一次見到亞歷山大.尼克斯之後又過了幾個月,我仍然無法找到任何好工作,所以也還沒有辦法徹底改善自己家庭的經濟狀況。2014年10月,我再次向切斯特尋求幫助,希望能找到一份適合的兼差。我很快得到回覆,他說會安排我和他工作的該國總理見面。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為國家領導人提供數位和社群媒體策略上的建言。這位總理曾連任了幾屆,目前也在競選連任。但是這次他面臨著國內反對派的強烈阻撓,所以他擔心會選輸。現在,切斯特想把我介紹給他,看看我能幫上什麼忙。

這就是我無意之間再次遇到亞歷山大.尼克斯的緣由。

某天早晨,我在蓋威克機場(Gatwick Airport)一個私人飛機庫的休息室裡,等待與總理的會面。這時休息室的門突然打開了,然後尼克斯就這樣走了進來。當天我提早到達會面地點,但很快地我發現尼克斯才是總理第一個要見的人,而他們的會面當然是在約了我之前就安排好的。我再次發現,自己的運氣真差啊!

「妳在這裡做什麼?」他問道,臉上同時帶著威脅別人和被別人威脅的神情。他把破舊的公事包緊緊地抱在胸前,假裝驚恐地向後靠,然後說:「妳在跟蹤我嗎?」聽到他這麼說,我不禁笑了。

接著我告訴他我到那裡做什麼,同時他也告訴了我在過去幾次選舉之中,他一直與這位總理合作。聽到我來參加會面,而且「希望」做和他同樣的事情,他覺得很有趣。

我們閒聊了一會,然後有人進來請他前去開會。離開前,他突然向我提出邀請。「妳應該找個時間來SCL辦公室,多了解一下我們的工作。」說完,他就走了。

雖然我仍然對他有點警戒,但我想我還是會去SCL公司的辦公室拜訪亞歷山大.尼克斯。我們在蓋威克機場偶遇的幾天之後,切斯特打電話來說亞歷山大和他有在保持聯絡,並問我想不想三個人聚在一起,聊聊我們對那位總理眼前選戰的看法?

我對這個想法感到既奇怪又驚喜。我想,在私人飛機庫碰到我的事,一定引起了亞歷山大的注意,或許是他不習慣見到像我這種年紀的女性如此大膽行事,所以覺得有趣。但不管會面的理由為何,這個會面的提案是一起合作,這給我的感覺遠比互相競爭要好得多。因為競爭的話,他顯然有優勢,而且我確實急需一份工作。

……

我要辭職

這兩年半來快把我累死了。我明明還不到30歲,卻已經覺得自己老了。這些年來我都沒好好吃飯睡覺,也沒運動,衣服大了三、四號;無止境的出差行程讓我的脊椎側彎更加惡化,這個毛病會跟我一輩子,要動手術改善勢必會影響生活,而且一沒有好好保養就會不停痛下去。現在我回到了墨西哥城。這麼久以來,日子第一次慢了下來。我早上可以在陽光中醒來;而入夜以後,整個城市都會得到清靜,我也可以。我遠離了回頭路被我自己拆光的美國,也遠離了正在把我拆散的英國。現在,我待在地球上最美的一個地方。

亞歷山大要我來墨西哥保住之後總統大選的合約,順便控制住其他商業範疇的生意,所以我選擇住在墨西哥城最高級的波朗科區(Polanco),在一條平靜的街上找了一間商務公寓。公寓裝著落地窗,還有裝飾著鍛鐵欄杆的陽臺,可以俯瞰一整排棕櫚樹。這麼長一陣子以來,我第一次感到真正的開心。

即使只是在墨西哥暫時喘口氣,也能幫我徹底放鬆下來。我知道我想辭職了,我很清楚。但我不會沒有計畫就突然離職。為了家人,我沒有辦法。我一直在寄錢回家幫忙父母,其中大部分是為了支付放我們老家家當的倉庫,不過有需要的時候我也會幫忙平衡收支。我妹妹也拿出了她的薪水;我們的父母確實也感謝這些協助。隨著父親的健康惡化,我們都承擔不起失去安穩的生活。

但除了薪水以外,還有更重要的東西在阻止我離開劍橋分析。

或者透过paypal获得,注明联系邮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