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在華爾街的馬克思mobi,azw3

散步在華爾街的馬克思

散步在華爾街的馬克思mobi,azw3。在現今西方這個日趨無階級、充滿社會流動可能、後工業時代的社會裡,馬克思主義顯然已經過時、無足輕重。將馬克思主義付諸實踐時,總帶來暴政與大屠殺,它意味著饑荒、痛苦、強制勞動、殘缺不全的經濟與箝制一切的高壓國家。馬克思主義是一種烏托邦式的夢想,信仰的是完美社會的可能性,卻對人性的邪惡視若無睹,天真到無以復加。

伊格頓舉出十項最常拿來反對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然後一一駁斥,擊破它們看似無堅不摧的立論。他以過人的機智幽默,與文學家的妙喻用筆,針砭世人如何扭曲馬克思的思想,如何將社會主義汙名化,同時,從抽絲剝繭的論述中,帶領讀者看見社會主義真正的理想與目標。

這本書的發想,其實來自一個非常單純而令人驚訝的念頭:如果所有我們習以為常的對馬克思(Karl Marx)的批判其實都是錯的,那我們該怎麼辦?或者,如果它們不是全部錯誤,而是大多數都是錯的,那我們該怎麼辦?

這並不代表馬克思從來沒犯錯過。有些左派會虔誠地說,任何事情都該接受批評,但當有人要他們隨便對馬克思提出三個重大批評時,他們卻總是靜默不語—但我絕對不是那樣的左派。在本書裡,讀者可以明瞭,我對馬克思的某些想法確實存有疑慮。但無論如何,對於某些議題,他所提出的見解確實是正確無誤,因此當我們表示自己是個馬克思主義者時,可以問心無愧。沒有任何一個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學派的信徒,會認為他是從來不犯錯的;就像沒有任何一個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的影癡,會認為大師的每個運鏡與台詞是無懈可擊的。我的目的,不是要闡釋馬克思的想法完美無缺,只是要指出,他的想法是站得住腳的。為了說明這點,我會在書裡提出十個對馬克思最常見的批評,而它們之間的順序沒有輕重緩急,我只是要一個接著一個地駁斥它們而已。在這個過程裡,我也希望能夠提供那些不曾接觸過他的思想的人,一個簡單而容易理解的導引。

《共產黨宣言》(Communist Manifesto)向來被譽為「毫無疑問,是十九世紀唯一最具影響力的文本」。1相較於政治家、科學家、軍人、宗教領袖等等,從來沒有一個思想家,能夠像馬克思一樣,如此決定性地改變實際歷史的進程。你曾聽過笛卡兒(René Descartes)式的政府、柏拉圖(Plato)主義的游擊隊,或是黑格爾(G. W. F. Hegel)主義的工會嗎?就算是批判馬克思最不遺餘力的人,也不敢否認他完全改變了我們對歷史的理解。就連反社會主義的思想家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也說,社會主義是「史上所知最強大的改革運動,它是第一個不局限於少數人的意識形態,而是被不分種族、民族、宗教、文明的人們所珍視的信念」。2然而,很奇怪的是,在世界各地,卻普遍存在著一種想法,那就是在現在—也就是資本主義在經歷史上最大的危機之後—馬克思和他的理論該入土為安了。現在,人們自滿地認為,馬克思主義這個長期以來一直是理論沃土並對體制提出無情政治批判的學說,該回到那個它所應屬的遠古時代了。

……

認定馬克思認為一切都由「經濟」決定的主張,是個荒謬至極的過度簡化。就他看來,形塑歷史進程的,是階級鬥爭,而階級無法化約為經濟因素。馬克思在看待階級時,大致上都把它視為是由在某個生產模式中占據相同地位的人們所組成。不過,相當重要的一點是,此處我們所論及的是社會階級,而非經濟階級;馬克思所探討的,是「社會」的生產關係與「社會」的革命。既然社會的生產關係的重要性遠高於生產力,那麼歷史的第一動者顯然不會是輕率地稱之為「經濟」的東西。

階級並不是只存在於礦坑或保險公司而已,它們既是經濟實體,也是社會組成、社會團體。它們有其獨特的習俗、傳統、社會制度、價值觀與思考習慣。此外,它們也是政治現象;事實上,馬克思曾在著作中暗示道,假若階級缺乏政治表徵,就不能算是完整意義下的階級。他的意思似乎是,階級只有在意識到自己是個階級時,才能真正地成為階級。57它們所涉及的,是法律、社會、文化、政治與意識形態的過程。因此,馬克思主張,在前資本主義社會裡,這些非經濟的因素具有特別的重要性。階級並不是均質的,其內部充滿差異與多樣性。

或者透过paypal付款购买,注意注明联系邮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