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性產業:英國移民性工作者mobi,azw3

隱形性產業:英國移民性工作者

隱形性產業:英國移民性工作者mobi,azw3。《隱形性產業:英國移民性工作者》是白曉紅繼《隱形生產線》後,又一精彩暗訪調查報告,她透過應徵妓院接待女侍的方式,親身進入性產業進行臥底記者的調查工作,真實描述許許多多家庭經濟供應者的女人,在結構之惡下,跨國移動、匱乏之下,「被迫」選擇了性行業。這些女子被迫移動成為性工作者,絕大多數是從經濟弱勢的國家、底層弱勢婦女而來。

作者白曉紅以化名的方式,透過應徵妓院接待女侍的方式,進入性產業進行臥底記者的調查工作。書中巨細靡遺的描述來自中國、波蘭、羅馬尼亞與阿爾巴尼亞女性(無證)移民如何透過各種明示、暗示的招募,或被「男朋友」拐騙的方式,進入英國的性產業從事性工作,並透過觀察這些(無證)移民性工作者和業者、管理者、性消費者的日常互動,來呈現(無證)移民性工作者的日常勞動圖像。

在卡托維治,貝婭塔和安娜最常見的西歐人就是觀光客。年輕波蘭人的想法是,這些觀光客大多是性產業的觀光客。在市中心,經常可以看到來自德國和英國的性產業觀光客,被波蘭廉價的脫衣秀吸引而來。再往南走,到波蘭的克拉科夫(Krakow)──西歐觀光客最喜歡的波蘭城市,增加的英國訪客已形塑成當地的性觀光產業文化,自波蘭加入歐盟後蓬勃發展。雖然性工作在波蘭並不是非法的,但經營性產業或從他人的性工作中獲利,卻是不合法的。性工作者的收入無需交稅,但性工作在這個天主教國家、在許多人眼中視為是不道德的。因此,性產業的增長,多半是隱密且分散的。性工作通常經由仲介提供,這些仲介多以其他行業的名目登記。性產業地點散佈各處,而非集中在特定的紅燈區。在觀光客集中的老城區,可看到有些在酒吧裡工作的年輕女孩為觀光客提供陪酒和性服務。而在離城兩哩路的鄉間,也可見到脫衣秀的英語廣告招牌。

經常接觸西歐觀光客的一位旅館員工告訴我:「性觀光業是近來發展起來的,服務對象大多為英國人。性觀光業讓克拉科夫成為歐洲主要的『告別單身派對』(stag-night)的活動地點。」(所謂「告別單身派對」,是指英國人婚前的告別單身派對,通常和同性朋友在娛樂場所裡度過。)克拉科夫的一家告別單身派對場所「夠力」(Maximise),替克拉科夫打廣告,稱其為「最熱門的告別單身派對之處」。它的一個廣告上寫道:「克拉科夫城有比其他地方都要多的女性人口,你無法不享受到它的媚力!」。

在克拉科夫,波蘭的女性特質成為「賣點」。另一家很受歡迎的告別單身派對公司,「盡飲克拉科夫」的廣告宣傳為「啤酒、美女和子彈」。其活動包括六個小時的「克拉科夫小姐」之旅,光顧城裡的重點酒吧,然後參觀三個脫衣舞俱樂部,其中一處將免費提供脫衣桌舞。廣告上稱,「我們的旅遊業充滿了美麗的波蘭女孩」,這一切只需支付26英鎊。還有最暢銷的,長達兩小時的克拉科夫「塗了油的寶貝」,地點在市中心的一間酒吧。告別單身派對公司描述,「兩個巨乳小妞體重不到一百磅,金髮,長腿,二十四歲,皮膚彈滑,穿著比基尼,並在你面前表演摔角。」告別單身派對公司說,這項服務一團九人,各付35英鎊。這家公司在各東歐城市──布拉提斯拉瓦,布達佩斯,布拉格,里加,塔林和華沙──提供同樣的服務。這些城市和克拉科夫一樣,到處可見來享受性娛樂的西歐人。

……

阿敏被搞糊塗了,怎麼會有個像小泉那樣的中產階級年輕人,想要見像她這樣一個中年的性工作者?不用說他們在中國的生活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即便在這裡也是一樣。他是不是對年紀大一點的女人或是在性產業裡工作的女人有幻想?或者,也許在他心裡有什麼完全不同的事,是她根本想像不到的。

同時,老陳對阿敏的工作表現非常滿意,因為她才剛離開他的第一家店,就有很多嫖客回頭來問按摩院,她什麼時候回來。他開了個特別的待遇給她:接下來兩個月,專門為他工作,就在他的兩間按摩院之間輪替,不需要到任何其他地方去預約工作。

阿敏了解,比起每個禮拜在全英國上下奔波,只需在諾丁漢的兩個地方交替工作,簡直輕鬆太多了。也可以使她在這段「過渡」時期漸有穩定感,讓她習慣這一行。她毫不猶豫地立刻答應。

阿敏開始在她禮拜天休假時,固定跟小泉碰面,跟他在一起似乎也找回了生活中一些正常的東西。她特別喜歡跟他一起在城裡散步,在艷陽天裡,看著小朋友們玩耍,以及在市場廣場的噴水池裡打水仗。有時候像這樣走走,讓她覺得自己還活得像個人,能夠去享受生活中的一些小小的喜悅,把必須賺錢養家的千斤重擔暫放一邊。「我想這就是他們在英國所謂的週末假期。」她對小泉說。

小泉指著他跟他的同學、朋友住的公寓,離市區最大的購物中心只需走幾分鐘的路。阿敏想他們一定付了很高的租金。「那裡到了晚上經常有派對。」小泉說,「妳偶爾也可以來加入我們。」

隱形性產業:英國移民性工作者mobi,azw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