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记

儿子上小学一年级,今年的寒假格外的长,因为新冠肺炎的原因,所有的学校都没有开学。刚开始儿子似乎很高兴,以为这意味着有了更多玩的时间,但很快他就发现,事情完全不是他想的那样。

刚开始,小区封锁了其余的门,只留下一个大门出入。这没什么,多走几步路,权当锻炼身体了。但很快,进出小区得凭出入证了,而且每天只有固定的时间才可以,如果没有出入证,就会有两个凶神恶煞似的保安拦住不放。平时蔫了吧唧的保安,这时候手舞足蹈,挥斥方遒,带劲极了。

看来开学遥遥无期。学校就开始上网课了。作业是照留的,似乎还要比平时多一些。这下儿子不干了,写作业成了每天最难办的问题。后来学校又不强制写作业了,但课还是要上,好像是教育局发的文,但老师还是留作业,只不过最后说一句,自由练习,不强制写。相对于教育局,我们家长当然更听老师的,作业还是要写的。

儿子整天待在家里写作业,哭天抹泪的,我都心疼。

还有一些突发性质的作业,比如画张表现正能量的画,抗疫啦什么的,这些尚能理解,但也有让创作表现抗疫时学雷锋的,我真为每天关在家里的孩子感到为难,去哪儿找学雷锋的呢?

最近看到湖北让人感恩,要感恩总书记,感恩党,真不知道尚在生死间徘徊的湖北人,怎样完成这样荒谬的作业。

假的,全是假的。有人似乎给出了答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