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高层的派系政治(修订本)mobi,azw3

国民党高层的派系政治(修订本)

国民党高层的派系政治(修订本)mobi,azw3。本书选取了从1931年2月28日夜胡汉民被扣,到1932年3月1日国民党四届二中全会选举蒋介石为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这一年零一天的历史截面作为考察重点,细致梳理了这一时期国民党高层内的派系政治斗争,以及卷入其中的地方实力派与中央之间、地方实力派相互之间的种种利益较量。对处于斗争核心的蒋介石、胡汉民、汪精卫、孙科等各人心理,和派系斗争中的地城色彩,都有很精彩的论述。

孙中山逝世之后,国民党群龙无首,派系林立,谁能胜出?围绕着“军权”与“党权”,蒋、胡、汪三方不断演绎出分分合合、上台下台的复杂故事、一旁的太子派、西山会议派、地方实力派,也伺机而动……

蒋胡合作的基础

为了获得胡汉民对他武力讨伐异己的支持,蒋介石在3月18日召开的国民党三全大会上,全力赞成胡汉民实行“一党专制”主张,否定了训政时期制定约法的要求。20日,主席团又忽然变更会议程序,提出临时动议:对汪精卫等人酿成1927年12月中共广州暴动一事,请大会予以处分。蒋首先发言,促请与会代表“予以公正完满之决议”。胡汉民则发表演讲,强调此案之重要。 [37] 全会最终通过《处分汪兆铭、陈公博、甘乃光、顾孟馀案》, [38] 将在国民党内地位同胡汉民不分伯仲的汪精卫排除在外,在“党权”方面巩固了胡汉民的地位。

对此,胡汉民自然全力回报蒋介石的支持。大会闭幕前决定授权国民政府武力讨伐在武汉称兵作乱的桂系。虽然党内部分元老最初并不赞成,但胡汉民强烈表示此举“势在必发”,他进一步说:“这一次讨伐桂系,就党的立场说,是以革命的势力,消灭反革命的势力;就政府的立场说,是以中央讨伐逞兵作乱的叛将。” [39] 胡汉民还以大会主席的身份,提议开除李宗仁等桂系将领的党籍。 [40] 这更为蒋介石实行武力讨伐,打击异己势力,提供了合法的依据。

在中央讨桂期间,胡汉民的另一大功绩就是帮助蒋介石稳定广东的军事力量。正如陈公博所言“桂系的大本营在两广,而两广的主力又在广东”。 [41] 李济深当时拥有的武装力量主要是陈铭枢、陈济棠两支军队。陈铭枢一向同蒋关系密切,而陈济棠则是靠胡汉民、古应芬等人的提拔才有今日,对胡、古等人言听计从。蒋在讨伐桂系前,先通过吴稚晖将李济深骗到南京,扣押于汤山。当时粤省军政人员多为李之亲信,对此深表不满,纷纷致电中央质问。而蒋则利用胡汉民、王宠惠、古应芬等粤籍元老,暗中疏通陈济棠,“嘱其保境安民,勿预战乱”。3月30日,陈济棠、陈铭枢联名通电中央表示:“吾粤为中央统治下一省”,“粤省军队为党国所有,不以供一派一系之指挥驱策。”凡“有谋不利于吾粤而牵入战事旋涡者,皆粤人公敌”。 [42] 二陈的转变,使桂系失去了依靠,加速了桂系军事上的崩溃。

蒋桂战争爆发后,蒋介石又起用曾反对过他的唐生智前往华北离间白崇禧的部队。白崇禧所率领的第十二路军,主要是由桂系在宁汉合作后讨伐唐生智时所收编的。尽管唐氏当时通电下野,交出兵权,但他对旧部仍有一定的影响力。唐生智一到华北即对旧部说他“已奉蒋总司令的命令前来接收第四集团军驻平各部队”。 [43] 于是,唐氏旧部纷纷反白投唐。同时,蒋又利用同李、白矛盾颇深的俞作柏,游说桂系在武汉的主力第七军第一师师长李明瑞(俞之表弟)倒戈。当中央军同桂系军队的战争一触即发之时,李明瑞突然于阵前宣布服从中央,回师武汉。

党权和军权的较量

蒋介石和胡汉民自1928年以后的两年间,曾经建立过密切的合作关系。但当蒋介石击败了一个又一个对手、统治力量大大加强时,胡汉民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公开出来同蒋介石唱对台戏。这又是什么原因?细细考察起来,他们之间的根本矛盾在于南京政府究竟应该怎样来统治中国。

胡汉民一贯以党国元老自居,倡导“以党治国”,强调“党权”高于一切;蒋介石则依靠所掌握的军权削弱异己的同时,逐步侵蚀胡汉民所标榜的“党权”,以期建立个人集权。这一矛盾随着蒋介石对全国统治走向相对稳定而愈演愈烈。

如前所述,蒋、胡在两个重要问题上是一致的,即反共与以武力统一全国,这是他们合作的基础。对于前一点,用胡汉民的话来说:

当时的情势,是一个逼到个个同志非反共不可的情势,尤其是非跑到南京、上海去反共不可的情势。诚然,维护军阀不见得是件好事,但是与其把中国国民党断送在共产党手上,还不如先设法消除了共产党,再求补救。 [52]

从后一点可以理解,为什么直到1930年中原大战结束前,胡汉民对蒋介石发动的一系列内战始终采取支持的态度。

国民党高层的派系政治(修订本)mobi,azw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