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王权的诞生:斯基泰与匈奴,早期游牧国家的文明mobi,azw3

草原王權的誕生: 斯基泰與匈奴,早期遊牧國家的文明
スキタイと匈奴 遊牧の文明

草原王权的诞生:斯基泰与匈奴,早期游牧国家的文明mobi,azw3本書首次把橫亙東西方的騎馬遊牧民合併而寫,探尋古代草原世界的王權形成和它們的文化,藉此思考遊牧民在世界史中的積極角色。在這套「興亡的世界史」中,有三本書的主角是騎馬遊牧民(另外兩本是第六卷的《絲路、遊牧民與唐帝國》和第十卷的《蒙古帝國及其漫長遺緒》),這種非常罕見的設計,反應了學界重新評價騎馬遊牧民在世界史上所扮演的角色。

遊牧國家的多樣性和海島貿易國家的多樣性,都是以貿易為前提而遵重不同的價值。以本書結語中提出的「可薩」這個遊牧國家為例,近代西方史學家也驚詫於它除了擁有強大的貿易和軍事力量,首都裡竟然有七位裁判官,負責不同信仰之商人的法律仲裁。這就是台灣作為商貿國家可以從騎馬遊牧民社會中學習之處。

接下來探討赫列克蘇爾究竟是不是墓。沒有動物圖案的類型鹿石立於圓形赫列克蘇爾的矮積石塚上,中央的積石塚朝著圓形石圍的方向延伸出多條石列。從上空看來,好像是一個以積石塚為車軸、輻條朝著輪緣的方向成放射線狀延伸的車輪。

俄羅斯考古學家古拉斯(A. Gulácsi)於俄羅斯領土圖瓦發掘了一個車輪形的赫列克蘇爾,他認為,由於當中沒有出土人骨,因此這個遺跡不是墓,而是崇拜太陽的祭祀場所。古代將太陽的運行(實際上是地球轉動)和車輪的轉動同等視之,是故車輪經常被認為是太陽的象徵。

然而,赫列克蘇爾真的不是墓嗎?我們調查的一號赫列克蘇爾沒有輻條,但除此之外的構造皆相同。一九九九年,我們不從積石塚下手,而是以其外側為中心進行調查。二〇〇三年,去除積石塚南側半邊的石頭之後,看到中心部有大石頭堆疊時,我們心中充滿期待。如果這是石槨(石頭堆疊的方形空間),則當中應該躺著遺骸。

二〇〇四年,移開北側的石頭,中央終於出現石槨。地表上四片大塊的石板堆疊出長方形的空間。雖然是一百四十一乘以七十二公分的狹小空間,但若是蜷曲雙腳,也就是所謂的屈葬,空間也足夠容納一個大人的遺體。我們滿懷期待,移開蓋石,稍微往下挖掘,但卻什麼也沒有發現。即使如此我們依舊不放棄,移開所有的石頭之後,下面便出現柔軟的土層;當我們繼續往下挖掘,突然出現一個空間,竟然找到了鬆軟的嫩草、鞋帶、工作手套——似乎是旱獺等齧齒目小動物的巢穴。

根據共同進行調查的蒙古考古學家額爾頓巴圖爾(D. Erdenebaatar)的說法,旱獺為了保護自己不受鷲或鷹的攻擊,就算是冬天,也會躲在能發揮隔熱作用的赫列克蘇爾積石之下。另外,由於旱獺會咬人骨,因此也很難在赫列克蘇爾之下發現人骨或陪葬品。就算發現類似於埋葬設施的石槨,如果沒有找到人骨,就不能說是墓。

二〇〇五年,我們再度挑戰,挖掘較小的十二號圓形赫列克蘇爾(石圍直徑約十六公尺)。除去上層的石頭之後,在中心部可以看到細長的石頭有如花瓣一般,呈現放射狀排列。進一步除去周圍的石頭,中心部出現一個空間,可以看到小小的人骨四散。內部雖然是一百一十乘以六十公分的狹小空間,但如果是孩童的話可以容納得下。根據蒙古人類學者的鑑定,這些人骨據說是五到六歲孩童的骨頭。至此才終於確認赫列克蘇爾是埋葬遺跡。(草原王權的誕生: 斯基泰與匈奴,早期遊牧國家的文明——赫列克蘇爾是墓嗎?)

草原王權的誕生:斯基泰與匈奴,早期遊牧國家的文明mobi,azw3

 

发表评论